第一千八百十一章 我能跟你夫君……

作者:傲無常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國產英雄最新章節!

    ……

    聽到瘟疫使徒的厲喝,黑隕使徒鋼特當即一個哆嗦。

    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那個兇巴巴的老婆就在下方,連忙試圖解釋,“愛,愛妻,誤會,都是誤會。”

    “什么誤會?老娘看你是色膽包天!”此時瘟疫使徒被氣壞了,指著黑隕使徒鋼特的鼻子就罵,“你這個沒用的家伙,讓你替老娘報仇,你居然當著老娘的面和這個小賤人勾勾搭搭,你真是有出息了!”

    瘟疫使徒先前穩贏一局,結果因為神器損壞,落了個倒霉慘敗,心中早就憋著一肚子火氣。現在倒好,本來說著要替她報仇的夫君黑隕使徒,非但被人擺了一道,現在居然和一個敵人叛徒,有說有笑,這分明就是想把她活活氣死!

    “愛妻,你小點聲,事,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樣……”

    黑隕使徒鋼特神色窘迫,他盡管孔武有力,但在天魔本土卻是一個除了出了名的怕老婆。

    畢竟有賽拉米斯這樣強大魔神老婆在,換成誰心底都要犯一犯怵。

    “什么,小點聲?你當著老娘的面,和這個賤人勾勾搭搭,還不讓老娘說話了?”瘟疫使徒賽拉米斯,當即美目怒瞪,再也不見先前的溫婉優雅。

    “唉……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鋼特陛下,您,您居然如此畏懼老婆……你,你不是男人嗎?”極樂魔姬幽幽嘆了口氣,神色落寞,惹人憐憫。

    尤其是她隨口一句“你不是男人嗎”,簡直就是深達靈魂的拷問,把黑隕使徒折磨的幾欲吐血。

    “賤婢!你敢當著本座的面,勾搭本座的夫君,你真是活膩味了!”瘟疫使徒看在眼中,聲色俱厲,如果不是重傷在身,她恐怕已經要出手傷人了。

    “夠了!”黑隕使徒仿佛鼓足了勇氣,當場厲聲喝道,“你就不能小點聲?”

    “什么?你居然敢吼我?你……”

    “我……”

    氣氛轉瞬間,變得越發尷尬突兀,遠處戰艦上警戒的天魔與深淵聯軍,全都在這一刻莫名其妙的驚呆了。

    這……打著打著,怎么還出軌互撕了?

    接下來是不是要開始正妻,小妾以及黑隕使徒本人的三方口水大戰?

    天魔與深淵聯軍,個個目瞪口呆,咋舌不止。對面那些來自神國的戰斗天使與神圣守衛,同樣呆愣當場。

    不過那些神圣守衛與戰斗天使,很快便擺出了一副饒有興致的神情。

    眼下這種互撕大戲,也算是出乎他們所有人意料的奇遇了。

    “咳咳……”

    氣氛開始往肥皂劇的方向,一去不復返,深淵之主卡奧斯實在有些尷尬的難受,又不好插嘴。只好干咳了一聲,撇過了臉去。

    反倒是吞星使徒阿克曼,仿佛抓住了機會,揚了揚嘴角故意冷嘲道:“賽拉米斯,你之前不是說崔麗斯投靠你們情有可原,你愿意收留她嗎?現在可是好機會啊!”

    可阿克曼剛說完,自己內心就酸楚一片,瘟疫使徒薩拉米斯更是給刺激的火冒三丈,大罵出口。

    黑隕使徒為了面子不甘示弱,極樂魔姬又在一旁,適時的煽風點火。

    轉瞬之間,現場變得一地雞毛。

    神殿另一邊,苦修士妮妮,小天使貝貝,以及光明圣女,黑暗圣女等人,全都驚呆了。

    一個個瞠目結舌,半響都說不出話來。

    良久,苦修士妮妮才驚嘆不止的感嘆道:“大哥,你的女奴厲害啊!”

    “別說拖延半日了,我看光憑這事吵上一天都夠……”光明圣女嘴角尷尬又不失禮貌的揚了揚,眼下決斗中還有這種操作,她也是服了。

    黑暗圣女則給了王焱一記白眼,吐槽道:“果然有什么樣的主人,就要什么樣的仆人。”

    “不過這樣也好,看來拖延時間是不成問題了。”王焱尷尬了笑了笑,雖說這招術讓他有些意外,不過有用就行。

    ……

    戰場中央,極樂魔姬,黑隕使徒,瘟疫使徒三人吵的不可開交。

    就在三方亂做一團時,極樂魔姬媚眼驀然一亮,一口香風就輕輕的吹向了黑隕使徒的面龐。

    無形的精神力波動,開始在空氣中散播,被極樂魔功迎面擊中的黑隕使徒,頓時露出了**的癡笑。

    “嘿,嘿嘿……”

    黑隕使徒鋼特眼神渙散,滿臉享受,嘴里還癡癡笑道,“嘿嘿,小美人過來,本座再也不用受那黃臉婆的氣了!快,快過來……嘿嘿嘿……讓本座,好好疼愛疼愛你!”

    “你,你……噗!”

    下方瘟疫使徒賽拉米斯,當場給氣吐出一口悶血,“鋼特!你,你說什么?!”

    這個愚蠢的鋼特,居然剛稱她是黃臉婆!而,而且居然還敢當著她的面,跟一個叛徒淫笑不堪,這簡直氣煞了她!

    然而,面對黑隕使徒卻對賽拉米斯的呵斥充耳不聞,始終維持原狀,對著空間癡傻笑著,甚至還憑空做出些猥瑣的動作。

    瘟疫使徒一下就愣住了,黑隕使徒鋼特的樣子明顯有些不對勁。

    “是極樂魔功!”

    這時吞星使徒阿克曼臉色鐵青,憤恨開口,“這是一種十分獨特的高級魔功,一旦中招,任何生物的靈魂,都將陷入極樂幻境之中!剛剛崔麗斯之所以挑撥你們夫妻矛盾,恐怕就是為了等待鋼特兄弟,心神大亂的那一刻,她好趁虛而入,施展魔功!”

    “什么?”瘟疫使徒薩拉米斯心頭一堵,當場幾欲暈厥。

    這個極樂魔姬崔麗斯,居然如此狡猾,實在是可恨至極!

    “賤,賤人!你居然敢戲耍我們夫婦,本,本座不會放過你!”瘟疫使徒氣的上氣不接下氣。

    可她受制于冥河誓言,無法上場干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夫君,被困在極樂魔姬的幻境之中,獨自生著悶氣。

    “耍你們?呵呵,妾身可沒有耍你們。”

    極樂魔姬崔麗斯一改先前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嘴角微微揚起,目光狡黠道,“分明是你的夫君,被你欺壓的太久,想要釋放一下自我罷了,眼下妾身不過是為他稍稍助一助力而已。”

    “不過你放心,妾身會好好讓你夫君放松放松。在妾身的極樂幻境之中,他能開開心心的玩上一整天呢。”

    極樂魔姬雙眸妖異一閃,同時雙手合十,一股更為龐大的精神力量,隨之散播了出去。

    “極樂行宮!”

    霎時間,一個虛幻的奢華行宮,突然憑空出現,一下將極樂魔姬與黑隕使徒全部吞并了進去。

    接著外人便聽見,懸浮半空的奢華行宮中,一陣陣靡靡之聲開始緩緩傳出,以至于現場氣氛都變得曖昧滾熱起來。

    留在場外的三位魔神,個個給氣得臉色鐵青,幾欲吐血。其中重傷在身的瘟疫使徒賽拉米斯,更是在這急怒攻心的情形下,眼睛一黑,生生氣暈了過去。

    與之相反,神殿另一邊,王焱的眾多小伙伴,各自長長松了一口氣。

    “老王,你這個女奴厲害呀,不僅能力特殊,這小心機耍的真是一流。”

    “看樣子,那個極樂魔姬還真能讓黑隕使徒,在她的幻境中玩上一整天呢。”

    “這種能力真是可怕,連魔神都能迷惑,就算再多的魅魔,恐怕都沒這個本事吧?”

    王焱的幾位小伙伴,你一言,我一語,不管怎么說,他們的緩沖時間算是爭取來了。

    如果真的能有一整天的時間,不光是大祭司貝麗卡能夠得到調息恢復,就連光明父神的傷勢都能暫時穩定下來。

    “老王,極樂魔姬的幻覺,真的能持續那么久?”

    這時行事殺伐果斷的黑暗圣女,靠近王焱身旁,悄聲詢問,“為什么她不趁這機會,一舉解決掉了那個魔神?”

    “如果換成其他人,崔麗斯恐怕早就抽取對方生命力,將對方吸取成人干了。”

    王焱微微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道,“但崔麗斯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殺死黑隕使徒,一旦她露出殺意,或者黑隕使徒受到攻擊,她的極樂魔功也將不攻自破。”

    極樂魔姬的魔功,在迷惑人心這一方面,確實十分了得。不過極樂魔姬一旦發起了攻擊,被控制者將會立即蘇醒。

    尋常人都會如此,更不要提黑隕使徒這尊魔神了。

    因此極樂魔姬能做到的極限,只能是迷惑住黑隕使徒。至于能迷惑多長時間?那就得黑隕使徒自己的心性,以及極樂魔姬的力量,能支撐多久了。

    ……

    “嘭!”

    大半日之后,一聲巨響,突然從神殿半空傳了出來。

    守候在兩旁的眾人,連忙向半空看見,只見那座被極樂魔姬虛幻出來奢華行宮,突然被一股強悍魔能,一下沖爆了開來。

    爆碎的極樂行宮,逐漸化為虛無。

    騰空暴起的魔能氣勁之中,極樂魔姬狼狽逃出,而在她身后拼命追趕之人,正是發現真相之后,暴怒無比的黑隕使徒!

    “賤人,你竟然欺騙本座?本座要你的命!”

    足足持續了大半日,黑隕使徒才從極樂幻境中清醒了過來。

    這一醒,他便發現自己這一回,可算丟了大臉。

    他不僅當著自己老婆,以及那么觀眾的面前,做出了那么多猥瑣的舉動,還發出了那么多蕩漾不堪的聲音。

    這簡直讓他丟人丟了骨子里,現在哪怕光想想,他也覺得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眼下唯一能讓他發泄怨恨的途徑,就是殺死眼前這個膽敢戲弄他的極樂魔姬!

    “咯咯咯,鋼特陛下你怎么可以如此忘恩負義呢?你剛剛不是玩的很開心嗎?”極樂魔姬嬌笑出聲,身法連連急閃。

    “賤婢!你還敢說!”

    黑隕使徒頓時兇悍暴起,一記大招應運而生。

    只見霎時間天地變色,巨大的引力憑空產生,將極樂魔姬牢牢鎖定。

    與此同時,黑隕使徒渾身隕鐵硬化,整個人騰空而起,一下瞬就好似一顆劃破長空的彗星,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強行向極樂魔姬沉重砸去。

    “不好!”

    極樂魔姬雙眸一縮,連忙降低飛行高度,一路向浮空城的建筑群中去躲。

    然而,黑隕使徒展現的恐怖神威,已經將她牢牢鎖定,任她如何逃竄,始終無法擺脫神威壓迫。并且這份龐然恐怖的威壓,似乎令周圍的重力都產生了變化,讓她連輾轉行動,都變得遲鈍困難。

    如此一追一逃,直到數息之后。

    一聲轟鳴,在浮空城中悍然響起。

    “轟隆!”

    從高空墜落的黑隕使徒,就好似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掀起的恐怖爆炸,立即吞沒了半個浮空城!

    巨大的浮空城,在沉重的爆炸中震顫不止。

    崔古拉朽的沖擊與燃起的大火,幾乎將半個浮空城都給摧毀一空!

    濃濃的煙塵與翻滾的大火,逐漸散去。

    極樂魔姬遍體鱗傷的匍匐在地,她雖然躲過了正面沖擊,但余波卻讓她傷的夠嗆。

    “賤人,受死!”

    爆炸中心,黑隕使徒鋼特就猶如一位泰坦巨人,從巨大的深坑中昂然站起,舉起粗重的雙拳,就要將前方的極樂魔姬生生砸死。

    “我不打了,我認輸!”

    已經完成任務,且無力再戰的極樂魔姬,隨即舉手認輸,徹底不再和黑隕使徒糾纏。

    “什,什么?”

    黑隕使徒頓時瞪大了雙眼,一雙張目結舌的表情,簡直如同吃了一個蒼蠅一般難看。

    按照先前冥河誓言的約定,一旦一方宣布認輸,另一方將不得攻擊,否則將受到深達神魂的反噬。

    眼下極樂魔姬突然認輸,這豈不是讓黑隕使徒憋了滿腔的羞憤,只能硬生生的再咽回到肚子里去嗎?

    “不!”

    “賤人!你怎么可以認輸投降?”

    “恨吶!”

    早已憋屈至極黑隕使徒,憤恨咆哮,可是眼下他再怎么不甘,也只能緊捏雙拳,憋著滿腔怒火無法可泄。

    “小肚雞腸的男人,真沒意思。”

    極樂魔姬美眸輕瞥,兀自起身,拍了拍塵土,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轉身就向王焱一方走去。

    “崔麗斯,做的不錯。”

    待極樂魔姬走近,王焱給了她一個贊賞的神色,周圍幾名伙伴也都圍攏了過來,七嘴八舌的好一番夸贊。

    “對付一個臭男人而已,小意思。”極樂魔姬倒也謙虛,與一個雄性生物周旋,對她來說還真是小事一樁。

    不過一番簡單交談之后,王焱神色逐漸嚴肅了起來:“我們現在一勝一負,接下來可就是要動真格的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义乌市| 丰镇市| 博湖县| 丹棱县| 蚌埠市| 贵港市| 宜宾县| 海安县| 若尔盖县| 福鼎市| 永安市| 怀柔区| 泸定县| 阿荣旗| 山西省| 铁力市| 福清市| 石渠县| 乐山市| 广河县| 中卫市| 呼玛县| 驻马店市| 新和县| 旺苍县| 称多县| 屯留县| 肇源县| 小金县| 嘉禾县| 白山市| 荣成市| 东明县| 湾仔区| 涞水县| 盘锦市| 南丰县| 永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