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數字出干部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郝竹仁也知道,在這個普水的干部里面,要談交情,秦書凱那是和王耀中周德東等人最為密切,和新來的組織部長洪云的關系也不錯,關鍵這幾個人徐友陽都聯系不上,所以就無法讓秦書凱改口。

    郝竹仁就問,秦書凱身邊的人,你是否能夠打通?

    徐友陽說,秦書凱現在在開發區的那幾個內部的人,伍英、趙晨陽、劉云中等,都是他們的小人,現在根本就不待見自己,更不會幫助。

    郝竹仁想了想說,如果是這樣,你的位置真的很難改變啊。郝竹仁正跟徐友陽兩人有些發愁的面面相覷,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了,進來的人卻是金大洲。

    郝竹仁一見到金大洲,似乎看到了希望,這個人和秦書凱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很對秦書凱了解,從金大洲這兒入手,說不定能夠起到效果。于是郝竹仁緊拉他過來坐下,把徐友陽的事情跟金大洲詳細的說了一遍后,問金大洲有什么好主意改變現在的情況。

    金大洲最近也很煩,招商引資的事情讓他很為被動,原本是過來找郝竹仁商量一同出去招商引資方面工作的,現在正事還沒談,卻說起了徐友陽的事情,心里并不是很愿意。

    金大洲現在分管縣里的招商引資工作,而郝竹仁分管工業這塊的工作,兩人的工作聯系相對比較緊密,因此接觸也比較多。但是,金大洲和郝竹仁兩人盡管相處還算融洽,彼此的性情卻是截然不同的,郝竹仁是性情中人,不管什么時候,什么人只要找到了自己幫忙,他都是能幫則幫,不能幫也盡力而為。

    而對于金大洲來說,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別人的事情只要是不涉及到他的利益受損的情況下,他是沒興趣理會的。礙于郝竹仁的面子,金大洲只好坐下來,跟兩人一起談及關于徐友陽職位調整的話題。

    徐友陽見金大洲進來,原本想要避讓,卻被郝竹仁硬拉著坐下說,徐友陽,金縣長是自家兄弟,也是我的領導,又不是外人,不用避嫌的,你有事情請金縣長幫助,那是你的福氣啊。

    徐友陽聽了這話,也就順勢坐了下來。畢竟這個金大洲是縣委常委,也是普水的老干部了,枝枝節節的關系肯定很多,如果得到金大洲的幫助,那真的是自己定的福氣。

    三人全都坐在郝竹仁辦公室的沙發上,郝竹仁對金大洲講述了最近開發區大規模調整干部,徐友陽表面上是提拔了級別,其實確實變相的被發配,說起來就是被趕出了開發區而已,現在調整名單已經報到了縣委組織部,要是再不想辦法的話,只怕這件事常委會一開,就算是定局了。

    金大洲看了郝竹仁一眼,冷靜的說,郝縣長,這開發區內部的事務,外人不好干涉,但是干部調整的具體職位,開發區倒也沒有權力私自決定下來,主要還是要看組織部的最后調整意見,徐主任要是對原先的調整位置不是很滿意的話,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想辦法從組織部這個環節上做文章,只要組織部推薦他到了合適的位置上,常委會議上,秦書凱絕對不會因為這一個人事調整的問題,提出反對意見的。

    金大洲太知道秦書凱這個人的性格了,只要不是過份,他會接受的。徐友陽有些不放心的說,金縣長,秦書凱這個狗日的這次明顯是針對我,他能這么輕易的就放我過關?

    金大洲看了徐友陽一眼,心里就很不滿了,你一個辦公室主任,有什么資格罵領導,于是說,秦書凱這個人盡管有些方面不是太地道,但是在這一點上,我還是比較了解他的,此人絕對不會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來,尤其是在官場上阻礙別人進步的事情,他是不會干的。

    郝竹仁聽了這話,忍不住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了金大洲一樣,金大洲見郝竹仁拿那種眼神看他,嘴上沒說,心里卻也有些想法,盡管秦書凱現在的個性變化很大,但是畢竟之前大家兄弟一場,有些本性上的特質,金大洲的心里還是有數的,這一點是郝竹仁這種心思淺薄的人,很難理解的。

    郝竹仁對金大洲說,金縣長,我有些不明白你的話了,這開發區干部調整的事情,你怎么說跟開發區關系反而不大呢,我看主要的決定權還是應該在開發區的領導人手里,組織部只是走個程序罷了。

    金大洲解釋說,干部提拔,對于開發區人事部門只負責推薦干部,具體的崗位那是組織部決定的,和秦書凱能有什么關系?秦書凱也不知道哪個部門缺少干部,這些都是組織部的內部職能。

    郝竹仁不服氣的說,金縣長,如果秦書凱想在開發區內部提拔干部,那么在組織部說話自然是很有用的,現在秦書凱如果只是推薦一下提拔干部名單,卻不管下屬被提拔到哪個位置上,怎么單單就徐主任被提拔到縣志辦這樣的單位呢,不管怎么說,這件事至少說明秦書凱這個人不地道,對下屬的政治前途是極不負責任的。

    金大洲不想跟郝竹仁在這種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上多費唇舌,他對郝竹仁說,郝縣長,現在事已至此,如果你們真心想要聽聽我的看法,我可以把我的觀點說出來,以便你們參考。

    郝竹仁和徐友陽都點點頭,郝竹仁說,金縣長,你是老領導,我跟你說這事,本來就是想要聽聽你有什么高見的,你趕緊說出來聽聽吧。

    金大洲說,目前情況下,徐主任對自己調整的位置不滿意,想要改變這個局面,只有兩個途徑,第一,從開發區一把手秦書凱身上下功夫,還是這個級別,但是位置換一下,讓秦書凱建議提拔為開發區的副主任,這一點,秦書凱是有建議權的。

    郝竹仁聽了這話,剛想發表意見,金大洲又說,如果,實在沒有什么好的途徑找到秦書凱通融的話,就只有第二條路可以走,那就是自己找門路,請組織部的相關領導通融一下,把徐主任推薦到別的部門,總之不到縣志辦這樣養老單位就好。

    聽了金大洲的話,徐友陽一臉發愁的樣子說,金縣長分析的的確很有道理,可是不管是開發區那邊還是組織部這邊,自己都沒有把握聯系上,所以還請郝縣長和金縣長能幫忙想想辦法。

    郝竹仁看著徐友陽發愁的樣子,突然靈機一動,想起了什么似的對金大洲說,對了,金縣長,那個招商局不是還少一個副局長嗎,你是分管全縣招商工作的,要不,你就親自推薦一下徐友陽,到招商局當副局長吧,只要你開了口,想必組織部的洪部長一定會給你幾分面子的。

    徐友陽聽了這話,立即睜著一雙充滿希望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金大洲,金大洲心里暗暗責怪郝竹仁實在是多事,好好的怎么又把這麻煩往自己的身上惹。看在郝竹仁的面子上,金大洲不好意思一口拒絕郝竹仁的話,更何況,當事人徐友陽就坐在面前,一下子回絕了此事,總是有些抹不過面子。

    金大洲于是淡淡的回答一句說,這件事到時候再說吧,畢竟我這邊推薦干部提拔也不是我說了算,是需要經過很多環節的。

    郝竹仁見金大洲并沒有拒絕,趕緊沖著徐友陽使了個眼色,徐友陽立即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沖著金大洲連聲道謝說,金縣長,你這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我真是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才好了。

    金大洲見八字沒見一撇,徐友陽就謝了起來,盡管心里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卻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是沖他擺擺手,示意他坐下說話。徐友陽走后,金大洲和郝竹仁談起縣里今年招商引資相關事宜。

    金大洲說,這次全市招商引資簽約大會在寧波舉辦,然后還要趕赴杭州舉行招商引資推介會議,到時候市委書記顧大海也要參加,所以咱們必須對這件事相當重視才行,任何一個細節都要安排妥當,別到時候出什么洋相,可就不好了。

    郝竹仁笑著說,你放心,這事情我心里也明白著呢,咱們縣里今年的招商引資任務到底能不能完成就要看這次全縣能在這次的推介會上簽多少項目了,是不是,這次的推介會,上級領導這么重視,連市委書記都親自到場,就算是我想要掉以輕心,也沒有這個膽子。

    金大洲說,郝縣長,正因為有市領導參加,所以咱們普水的招商項目一定不能少,否則,普水縣的招商引資這塊工作成果不突出,咱們這些人在市領導面前也就沒有地位。

    郝竹仁說,金縣長,照你這么說,這次招商是一定要有突出成果才行,否則的話,豈不是很難過關?

    金大洲說,那倒也未必,只要咱們在別處做些文章,不管招商實際成果怎么樣,只要報到領導面前的數字足夠引人就行,現在不是常說領導出數字,數字出干部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全椒县| 海南省| 潢川县| 新巴尔虎右旗| 丰城市| 沁阳市| 沧州市| 西畴县| 广河县| 常熟市| 洪江市| 临西县| 苏尼特左旗| 宁乡县| 额尔古纳市| 鄂温| 涞源县| 潢川县| 林周县| 民县| 建宁县| 五家渠市| 宁国市| 马鞍山市| 塔河县| 舒城县| 宝应县| 呼伦贝尔市| 黑水县| 进贤县| 义马市| 微博| 庄浪县| 兴山县| 呼图壁县| 北辰区| 珲春市| 平顺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