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不愿承認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他們幾個人,都是馬成龍在普水是后的心腹,都是依靠在馬成龍這個大樹下的人,這樣可以理解。關鍵是那個秦書凱,竟然和那個錢保國的關系似乎很不一般從上次推薦吳英的事情上能夠感覺到。

    這樣情況就讓金大洲感到很是難看,如果在這樣下去,說不定自己就成為孤家寡人,沒有人愿意跟這自己了,除了那個沒有任何頭腦的郝竹仁。這個時候,金大洲就想到以前和秦書凱等人聯合的情況。

    這么想的時候,沒想到秦書凱會到自己的辦公室來,僅僅愣了不到一秒鐘,金大洲立即回過神來,他客氣的要親自幫秦書凱倒水,心里卻在思量著,這個時候,秦書凱到自己這里來到底所為何事?

    這段時間以來,金大洲敏啊感的意識到,秦書凱和趙喜海之間的種種微妙變化,首先是趙喜海停止了對趙晨陽的調查,其后,趙晨陽竟然又調動工作到了市委組織部。

    直到這個時候,金大洲才得到消息說,原來趙晨陽竟然有個叔叔是省委的副秘書長兼研究室主任,這個消息讓金大洲明白了,為什么秦書凱一到開發區就重要趙晨陽,并且有什么事情都喜歡把趙晨陽扯上的原因。他的叔叔,就是顧大海也不好拉開了臉面不給面子,何況這個趙喜海。

    他不由在心里暗暗佩服秦書凱做事果然比較周全,竟然連這一層關系都已經打聽清楚,并且利用的很好,看來省委副秘書長這條線一定時已經被秦書凱給聯系上了,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敏啊感度,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政治敏啊感度上,比秦書凱的確是略差一籌。

    金大洲感到這個秦書凱的成熟比一般的干部要快多了,這樣的人只要有機會,那么,就會進步很快。

    兩位曾經肝膽相照的老朋友,經歷過這么多的風雨之后,很久沒有如此近距離的單獨接觸,表面的客套之下,彼此內心的尷尬稍縱即逝,這就是男人,尤其是官場中的男人,在任何情況下,首先想到的應該是面對現實處境,而不是糾結在一些婆婆媽媽的復雜情緒里,否則的話,稍一心軟,說不定已經被對手占了先機。

    一番場面話說完后,兩人找不到廢話的理由,大家都是聰明人,既然秦書凱主動找上門來,必定是有事,而且事情不會小,否則的話,哪里能勞煩秦書凱的大駕。

    金大洲不出聲,在猜不透對方的底牌之前,最好的辦法就是以不變應萬變。秦書凱看穿金大洲的心思,冷冷的笑了一下說,我聽說,金縣長最近很忙的,新來的紀委書記趙喜海可是深得金縣長的厚待啊。

    金大洲見秦書凱提及趙喜海的名字,眼珠一轉,滴水不漏的說,是啊,趙書記新來乍到的,大家都是腸胃,彼此之間也比較投緣,有空的時候,大家一起談談也很正常,怎么,這點小事也影響到秦書記了?

    秦書凱看了金大洲一眼,心里想狗日的,到現在和老子還玩深層,于是說,是嗎,看來金縣長對新同事還是比較關心的,不知道金縣長有空的時候,跟這位新任的紀委書記都談些什么正常的話題呢?

    金大洲見秦書凱的話里已經有了挑釁的意味,心里已經明白了幾分,秦書凱不是那種喜歡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人,難道趙喜海已經臨陣倒戈,這倒是很有可能,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證明趙喜海的確跟黃秦書凱之間很可能已經因為某種原因,達成默契。

    金大洲不清楚,秦書凱到底知道多少,于是用一種平靜的口吻說,秦書記,就算你是縣委副書記,我這個常委副縣長的一言一行也不一定要向你匯報吧?我們之間可都是副處級干部,我跟趙書記談些什么,你可要直接去問趙書記,他要是肯一五一十的告訴你,那是他的選擇,我這里只能說,無可奉告。

    秦書凱見金大洲嘴硬,直接點題說,金縣長說的真不錯,“無可奉告”這幾個字從金縣長的嘴里出來,也算是正常,不過,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句話,金縣長應該聽說過吧,你跟趙書記在一起談論什么,你不說,是不是就以為沒有人會知道,如果你跟人家新來的領導談些工作上的事情,也就算了,怎么盡教人干些上不得臺面的茍且之事呢,我看,金縣長的政治素質有待提高啊,做人,很多時候厚道是必要的。

    金大洲見秦書凱話里夾槍帶棒,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他心想,就算是你知道是我在背后對趙喜海煽風點火又能怎么樣?難不成你今天是專程來找我吵架的,這樣的行為,也未免太幼稚了些。

    金大洲嘴硬的說,秦書記的話,我可是越聽越糊涂了,我這個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就算是有人在背后陷害我,這天理公道自在人心,我的素質怎么樣,我自己的心里最清楚,倒是不用秦書記來操這份心,我倒是建議秦書記管好自己開發區的一攤子事情就行了,何必要把手伸的太長,有道是有得必有失,這得失可都是相對的,秦書記要是想要的太多,只怕到最后,失去的更多。

    秦書凱聽了這話,簡直要氣炸了,這個金大洲的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自己把話說到這種程度,他竟然還是百般狡辯之余,還不忘倒打一耙,這樣的思維方式倒也適合金大洲的性格,他一向是對自己的處事縝密相當自信的,再說,就算是趙喜海把一些話轉給自己,他作為當事人可以不承認,反正有沒有當場錄音,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秦書凱心想,今天這趟來算是來對了,看樣子,不把金大洲這張臉上的畫皮給直接剝下來,他會一直就這么偽裝下去,那么再在背后也就會一直這么和自己斗下去,關鍵是老子現在不想和你斗了,老子要你滾蛋了。

    于是,秦書凱說,金縣長,有句話我要跟你說在前頭,我秦書凱這個人做事恩怨分明,有人對我有恩的,我記在心里,有人在背后對我下手的,我也絕不會輕易放過,我建議金縣長明人面前就不用說那些糊弄人的鬼話了,你自己背地里做過什么,你自己是最清楚的,我秦書凱是什么樣的人,相信金縣長心里也清楚,既然你不仁,金縣長可別怪我秦書凱不義。

    金大洲一挑眉毛說,秦書記,我做什么你如何知道,難道你一直跟著我,再說,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這樣當著我的面說出這種威脅的話來,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一下子就被你嚇到。

    秦書凱見金大洲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始終不肯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有絲毫的歉意,不由在心里長嘆了一口氣,說,金大洲,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不想讓你過分難堪,你幫助趙正揚暗算我的事情,趙正揚親口對我說了整件事的經過,這件事已經過去那么長時間了,也就算了,只當是以前你幫助我的匯報,所以咱們各不相欠。

    秦書凱繼續說,但是,你現在聯系趙喜海,還建議他聯系顧哲明對付我的這件事,我可就不能裝糊涂了,現在顧哲明涉嫌殺人在逃,你金縣長跟這樁殺人案有多大的牽連,你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我倒要看看,這法治社會里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金縣長到底有沒有被嚇到呢?

    金大洲聽了秦書凱的話,心里不由一涼,他沒想到顧哲明竟然膽大到殺人的地步,這還了得,這件事說起來可是要殺頭的大罪,怎么顧哲明竟然這么糊涂呢,這種時候,金大洲沒有心思再考慮顧哲明的問題,他仔細的盤算著,自己跟顧哲明之間的交往,除了以前顧哲明曾經為了請自己幫忙,送了自己一些禮物之外,還是顧哲明的連襟黃老板也曾經送過不菲的禮物給自己,除了在錢財上的交易之外,顧哲明跟自己之間并沒有其他特別的聯系,至少說,這件殺人案件,跟自己是扯不上任何關系的。

    金大洲抬頭見秦書凱正兩眼盯著自己,觀察自己的反應,假裝輕松的笑了一下說,秦書記,可真是想象力豐富啊,連顧哲明殺人這種事情都能聯想到我這里來,看來秦書記是巴不得我金大洲早點犯點事情,然后從你的眼前消失,省的讓秦書記看了鬧心啊。

    金大洲說,不過,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金大洲奉公守法,從來不干那些涉嫌違法犯罪的事情,這件事,就算是有人想要對我栽贓陷害,公安機關也會證明我的清白,辦案子是要講究證據的,不是哪個人想要說什么就是什么的,這白的永遠不會被別有用心的人幾句話一說,就抹成了黑的,秦書記覺的,我說的話是不是很有道理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马山县| 红桥区| 洱源县| 和静县| 张掖市| 永泰县| 普陀区| 万宁市| 彰武县| 浦江县| 丰顺县| 连江县| 合阳县| 平陆县| 章丘市| 新巴尔虎左旗| 北辰区| 抚松县| 辛集市| 和平区| 淅川县| 文化| 临洮县| 台东县| 和政县| 招远市| 宣武区| 永顺县| 武穴市| 米林县| 枣庄市| 新闻| 鄂尔多斯市| 北宁市| 陕西省| 石阡县| 翁牛特旗|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