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又進去一個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官場文化的核心是圈子文化。官場圈子文化泛指官場內部領導干部熱衷拉幫結派,形成各種利益圈子的極不健康現象。官場圈子文化盛行,得益于其深厚肥沃的傳統文化土壤和各種現實利益需求。中國歷來是個熟人社會,是熟人啥都好辦,不是熟人,自己去辦事心里就沒底。在利益驅動下,向熟人靠近是第一步,于是就有了吃喝玩樂,混個臉熟。為了更好“辦事”,獲取更大利益,在熟人基礎上還得變成某些人的鐵桿、戰友,最終進了某核心圈子。

    圈子有圈子規則,只干不說,相互照應,相互提攜,很多人在圈內得到了好處,甚至在圈外也以“某領導的人”自居,撈取好處。但圈子也有圈子的“罩門”,因為過從甚密,往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任何一個環節掉了鏈子,都很可能導致覆巢之下無完卵的后果。官場圈子多是利益圈子,圈子中人也多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之輩。

    金大洲在浦和區如此的不被待見,混著日子,心里對秦書凱的仇恨卻一天天膨脹起來,他心想,如果不是秦書凱,他何苦快要退休的年紀了,還要背井離鄉來到這外人的地盤,眼下,自己一個副職領導,看上去有地位,可是因為進不了圈子,想要在工作上干出點成績來也不容易,想要跟正職之間把關系處到一定的地步,也不可能,只能這樣半死不活的耗時間,他心里把這筆帳算在秦書凱的頭上,沒有這混蛋,自己也不會落到這種尷尬田地。

    聽郝竹仁打電話過來,說了舉報秦書凱和趙紅妹的事情之后,金大洲在電話里冷笑說,郝縣長,你放心,雖然這盤菜的作料不是很精彩,但是你只要聽我的話,我照樣能把這盤菜做成一份大餐,照樣讓秦書凱這個人吃不了兜著走,到時候不讓他丟官,也會讓他很難受。

    郝竹仁聽著金大洲話里有把握的口氣,心里自然十分高興,滿口答應說,周大哥,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效果,明天一早,就去浦和找他,跟他好好研究一下這件事,希望能趁著這次的機會,徹底的把秦書凱給弄趴下。

    金大洲就說,很好,我在這邊準備一些東西,你明天過來拿吧。

    郝竹仁心情很好的和金大洲關了電話,自從兒子的事情發生后,郝竹仁很少有這么愉快了。可是,郝竹仁的好心情沒有保持很長時間,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過來匯報說,郝縣長,有人找您?

    郝縣長心里有事,見工作人員匯報工作沒頭沒尾的,有些沒好氣的斥責說,你也是多年的機關干部,難道沒有打聽清楚,是誰找我?有個名姓沒有?連這點小事都說不清楚,你們這是怎么做事的?

    那個下屬看著郝竹仁想說什么,但是猶豫了一下,沒有說出來。

    郝竹仁就更加的不高興了,說,以后做事要好好的動腦子。郝竹仁斥責下屬的余音未落,有兩個年輕人已經從辦公室的門口進來,走在前面的一位掏出自己的工作證晃了一下說,郝縣長,我們是市紀委的。

    郝竹仁一聽說兩人是市紀委的,心里一陣高興,心想,這市紀委工作效率還真是高啊,我這舉報信才出去幾天啊,這調查人員都已經下來調查了,看來這個秦書凱也該倒霉了。

    郝竹仁擔心自己跟市紀委的工作人員之間的交談被下屬知情對自己名聲不好,畢竟,寫舉報信舉報別人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官場很忌諱這樣的人,于是先冷臉讓下屬出去。

    下屬看了郝竹仁一眼,想要說什么,又沒說出來的模樣,點頭沖著市紀委的兩位工作人員打聲招呼,先出去了。

    郝竹仁見下屬走了,趕緊客氣的招呼兩位市紀委來的工作人員坐下,邊招呼邊說,這協助紀委領導調查有問題的干部,是每個公民的義務,我作為領導干部,自然是要以身作則的,兩位有什么問題盡管問,我一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兩位市紀委工作人員,聽郝竹仁這么一說,相互對了個眼色,走在前頭的那位對郝竹仁說,既然郝縣長有這樣的政治覺悟,很多話我們就不要說了,就請郝縣長跟我們走一趟吧。

    郝竹仁一愣,疑惑的說,事情就在這里談,不是很好嗎?你們這是想要帶我去哪里呢?

    來人回答說,郝縣長,在哪里談,不是你說了算的,我們今天來找郝縣長的目的就是把郝縣長帶走,至于調查問題的事情,自然有人要跟郝縣長具體詳談,那就不是我們的事情了。

    郝竹仁此時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他不由有些緊張的口氣問兩位,等等,我想問一下兩位來找我,不是為了調查秦書凱的問題嗎?我愿意配合調查,在哪里談話效果不都是一樣嗎?

    兩人見郝竹仁直到現在還蒙在鼓里,只好出具相關的手續說,郝縣長,還是先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再說吧,我現在對你宣布,你因為相關問題,已經被市紀委立案,現在對你進行雙啊規。

    說完這話,兩人顧不上郝竹仁根本就不情愿離開自己的辦公室,左右架起郝竹仁,連拖帶拽的把郝竹仁架下樓,樓下早已有車等著,郝竹仁幾乎是糊里糊涂的狀態下被押著扔進了紀委辦案專用的商務車里。

    “雙啊規”并非正式司法程序的一部分,而是一個先于司法程序的對人身自由進行限制的黨內措施。“雙啊規”措施,經過紀委常委會討論,決定對線索材料初核之時,就可采用。在檢察機關最初無充分證據,又必須依法辦事,不好直接出面的情況下,為防止串供、毀滅證據等情況的發生,往往由紀委出面先行采取“雙啊規”措施。但也因“雙啊規”是在證據還未確鑿的情況下展開,案件從紀檢監察部門開始調查起,就是一個沒有確定的狀態,這也是導致紀檢辦案避免干擾、不能公開的原因。

    坐進車里,郝竹仁見自己左右被人控制著,才有些醒悟過來,自己這是真的被紀委給雙規了。醒悟過來的郝竹仁身體不由自主的有些顫抖起來,他的聲音早已不復原本的囂張跋扈,低聲問坐在前排副駕駛座位上一個看起來像是領導的人問,兄弟,你們就這么不聲不響的把我給抓過來,總要給我個說法吧?

    那人回頭看了他一眼,語氣平靜的說,郝竹仁,你自己干過什么,難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嗎?你現在也不必對我們說什么,到時候會有人專門聽你的解釋的。

    郝竹仁心里一下子有些慌了,他做過的違規違紀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他哪里知道這一次到底是犯的那一著啊。郝竹仁有些哭腔的聲調說,兄弟,我要是心里清楚,能被你們押著坐在這里嗎,反正都到這地步了,你們就跟我說句實話吧,我這到底是得罪那尊神仙了?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位,頭也沒回的說了句,你也別裝了,你在開發區當一把手的時候,做下的事情現在被人舉報了,就藥廠建設那一塊的涉案金額,早已足夠對你進行雙啊規多少次了,你這樣貪得無厭的領導干部啊,我看,有現在的結果,不冤。

    聽了這話,郝竹仁一下子渾身癱軟在座位上,他再笨也清楚,自己這次真是遇上大麻煩了,既然雙啊規自己的人都已經明了告訴自己藥廠建設的事情出來了,必定是證據確鑿,不談別的,只就這一項,已經足夠他蹲班房的了。

    郝竹仁的案子查處過程中,后來有些花絮,流傳甚廣,聽說,市紀委的工作人員,盡管人證齊全,卻總是找不到物證,黃老板親口承認送給郝竹仁的幾百萬,不僅郝竹仁家里的存折和信用卡上找不到任何線索,連郝竹仁的一些近親那里都查過了,沒有發現絲毫線索。這下,讓辦案的工作人員有些犯難,明明是證據確鑿的事情,郝竹仁倒也沒有否認,自己的確是收下了黃老板的不少好處,只是這好處的具體金額是多少,卻沒有個準數,對于辦案人員來說,這數字卻必須是要準確的,因為,這涉及到以后對于郝竹仁的定刑參照什么樣的法律條款標準。

    紀委工作人員不眠不休的進行工作,拖了很長一段時間后,正好是當地的梅雨季節,細心的工作人員發現,郝竹仁家里客廳地板磚,有一塊被地表潮氣浸的有些翹起,工作人員心里暗暗稱奇,為何地板磚鋪設的整整齊齊,只有中間一兩塊翹的比較厲害。

    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工作人員拿來工具,撬開了郝竹仁家客廳中間的幾塊地板,沒想到,下面竟然真的暗藏玄機,地板磚底下是空的,里頭放一個很大的木盒子,打開上了鎖的木盒子,里頭左一層又一層的用保鮮膜和塑料袋包裹著整整兩百萬的人民幣現鈔。

    工作人員大喜過望,再接再厲,又在郝竹仁家冰箱下一塊地板磚的底部找到一些金銀首飾,這下總算是讓辦案人員放下了一顆心,盡管這個數字跟黃老板承認的數字還有些差距,但是從原本的涉案金額一文沒有,到現在兩百多萬的賬款擺在眼前,總算是有了鐵證,能順利結案了。

    大家都說,這郝竹仁也真是夠聰明的,把錢就藏在每天人來人往的客廳里頭,這主意真是絕了,愣是讓辦案人員找的頭昏腦脹,拖了這么長時間,要不是碰上梅雨季節,這事情到底是什么結果還說不準呢。

    這些傳言真假難辨,但是郝竹仁當初被紀委帶走后,在普水人心中造成的震動卻是真實的。

    郝竹仁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大部分的親戚朋友都在普水縣內生活,這幫親友平時仗著家里有這么個領導人物,沒少得到好處,因為親戚朋友多,郝竹仁也沒少出面幫這些親戚朋友的朋友或者是拐彎抹角的親戚辦事情,總的說起來,郝竹仁在普水縣的群眾中外部評價還是不錯的,也正因為如此,即便是郝竹仁出事后,他的老婆一邊在親友的鼓動下,忙著為郝竹仁喊冤的同時,郝竹仁的兒子也在親友的努力下,得到了很好的照顧。

    所以說,善惡皆有報,郝竹仁盡管跟因為跟秦書凱之間的恩怨,導致他提前結束政治生命,但是,總的來說,他的為人處世還算是比較熱心的,即便是現在,周遭的朋友和親友,依舊是這么評價他。

    郝竹仁被雙啊規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普水縣的每一個角落,縣委書記張富貴聽到這個消息時的第一反應倒也不覺的奇怪,只是郁悶,為什么市紀委在帶走郝竹仁的時候,沒跟自己打聲招呼,畢竟郝竹仁也是縣委常委,市紀委的工作人員到普水縣自己的地盤上,帶走了一個縣委常委,竟然沒眼看自己一眼,這不是有些過于目中無人了嗎?

    辦公室主任匯報說,張書記,郝竹仁的案子蹊蹺的很,黃老板一向跟他關系不錯,兩人之間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聽說這次郝竹仁先寫了舉報信舉報秦書凱,市紀委正準備開始調查關于舉報秦書凱事件的真實性,黃老板卻又舉報了郝竹仁,而秦書凱聽說不過是作風問題,那只是毛毛雨,可是郝竹仁的這個案子明顯比秦書凱的事情要大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市紀委針對黃老板的舉報,開始調查郝竹仁,果然郝竹仁的事情是一查一個準,這樣一來,郝竹仁就失去了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他舉報秦書凱的信件就算是調查,力度自然不能跟原先相比。

    張富貴聽辦公室主任這么一說,心里對這筆糊涂賬,總算是理清楚了幾分,他有些不解的問辦公室主任,既然黃老板跟郝竹仁一向關系不錯,為什么這次反水過來幫著秦書凱對付郝竹仁呢?這里頭有些解釋不通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喀什市| 临邑县| 无为县| 巩留县| 宁晋县| 连平县| 台中县| 板桥市| 团风县| 广州市| 兰州市| 固始县| 泽库县| 中山市| 漯河市| 晋州市| 双牌县| 阿勒泰市| 张家港市| 永州市| 陵川县| 福清市| 建水县| 宿州市| 额济纳旗| 城口县| 中超| 临夏市| 镇巴县| 秭归县| 额济纳旗| 长顺县| 武山县| 上高县| 中山市| 新乐市| 旌德县| 鲁甸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