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都有不純的動機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劉云若掛了趙正揚的電話,現在真是感到相當后悔,早知道有今天這樣的局面,當初何必又要把賈珍園推到前面來,直接讓周德東把事情辦妥,給他想要的位置,哪里還有這次的突發事件呢。

    劉云若不好意思跟周德東直接聯系,只好把電話打到了秦書凱的手機上。秦書凱看到劉云若的電話號碼,心里跟明啊鏡似的,他故意拖了很長時間才接聽劉云若的電話,一副漫不經心的口氣問劉云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嗎?

    劉云若不得不說了自己打電話的目的,就是請秦書凱幫忙,把河流鄉的事情擺平。

    秦書凱故意裝出驚訝的口氣說,劉總,怎么會這樣呢?周德東對當地情況相當熟悉,他不是已經出面處理了嗎?按理說,不可能再出現這種情況啊?普水沒有人能夠有周德東熟悉那邊的工作了。

    劉云若有些尷尬的說,秦書記,這段時間,正好周德東生病了,所以賈珍園副縣長代替他在河流鄉里做些工作,可能是不熟悉情況,處理問題的手段有點偏激,這不,突然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只好把電話打到秦主任這里來了,請你出個注意啊。

    劉云若特意把“主任”兩個字說的稍稍重一些,以提醒秦書凱,他可是剛被顧大海提拔過,這個時候,也是該報恩的時候了。

    秦書凱只當沒聽出她話里的弦外之音,心里想,狗日的,老子的提拔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不要這樣高高在上的和老子說話,如果不是季云濤的原因,顧大海能夠提拔自己,那是門都沒有,現在出事了,就想到老子了,老子不是傻逼,不會被你想用就用。

    秦書凱有些為難的口氣說,劉總,既然周德東病了,他必定沒有精力處理此事,這件事到底該找誰接手比較妥當呢?不清楚情況的人出面,肯定是不行的。

    劉云若以為秦書凱沒聽明白自己話里意思,于是趕緊解釋說,秦主任,周德東既然原先把事情處理的很好,這次讓他繼續把事情處理完就是了,畢竟,河流鄉里的情況,他是最熟悉的。

    秦書凱心里想,你以為你是誰,你有本事就讓周德東出面,何必要找我,于是慢吞吞的說,劉總,周德東現在正身體不好,這個時候請他出來幫忙,不知道他的身體是不是能吃得消?也不知道周德東會不會答應幫忙?不經我已經走出了普水,人走茶涼啊。

    劉云若以為秦書凱也想要推脫,趕緊說,秦主任,你放心,你幫我聯系一下周德東,我做東請周德東吃頓飯,有些話,咱們見面再說,盡快把事情處理好。

    秦書凱聽了這話,也很爽快的說,行,我一定盡力把請周德東出面,但是,效果如何,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劉云若話里有所指的口氣說,秦主任,周德東畢竟是你的下屬,要是連你都請不動他,那他的架子可就拉的太大了。

    秦書凱聽著劉云若說話的口氣里,依舊有種高高在上的味道,心里不由暗暗鄙夷,這娘們還真他媽的把自己當成一棵蔥了,說話像放屁一樣,連個準都沒有,明明已經把開發區書記的位置承諾給了周德東,卻又轉瞬翻臉,這樣的女人,簡直不能當她是個人,盡管她現在的身份是普安市的第一夫人,人品上的評價估計應該排到倒數。

    秦書凱只當沒聽見劉云若最后說的那幾句廢話,勉強應付了幾句話后,客氣的掛斷了電話。

    劉云若心里也是憋的一肚子氣,如果不是看在錢的份上,無論如何她也不想跟周德東這個人有任何的交集,現在倒好,不僅要交集,而且還要答應周德東的條件才行,這次只怕真是沒有任何退路了,想要不答應都不行。

    劉云若心里感覺窩心透了,作為普安市的第一夫人,她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憋屈。劉云若正考慮著,這件事要怎么再次勸說顧大海改變主意,這樣出爾反爾的不要說顧大海,就連自己心里都有些煩躁了。

    劉云若正一個人想心思,顧大海的電話卻打過來了,電話一接通,顧大海就是一副興師問罪的口吻說,劉云若,這個河流鄉又出事了,你怎么沒跟我說一聲?是不是等到事情鬧到省里,你才會告訴我?

    劉云若趕緊說,我這不是也剛剛得到消息,正聯系著呢嗎?誰知道現在這事情是如此的反復,我也是很心煩。

    顧大海根本不想聽什么抱怨,問,現在聯系的怎么樣了?賈珍園提出什么解決方案沒有?

    劉云若有些怯怯的口氣說,牢這件事,我準備請周德東解決,賈珍園可能不行。

    顧大海先是一愣,瞬即有些懷疑的口氣問道,劉云若,你說什么?你怎么把合作對象又改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劉云若明白自己說出這句話后,顧大海必定是這樣的反應,于是趕緊解釋說,這樣做很簡單,那就是周德東對河流鄉的情況是最熟悉的,也只有他能徹底的解決問題,我剛才問過了趙正揚,他也是這個意思。

    顧大海聽了這話,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他沒好氣的說,行了,行了,你想要怎么折騰是你的事情,你只要能夠把問題解決好就行了,河流鄉的事情,一定要盡快解決,絕對不能再出任何的反覆了,你要知道,河流鄉總是出事,總有一天要把狼招去。

    劉云若自知這件事的確是自己處理的相當不到位,才會出現如今的局面,因此趕緊低聲下氣的說,行了,牢固,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想辦法盡快解決問題的,不會出現任何事情的。

    晚上,

    紅黃藍大酒店的包間里,秦書凱,劉云若,周德東,以及人事局里秦書凱的兩位下屬,總共五個人坐在寬闊的包間里,場面顯出幾分說不清的冷清。

    秦書凱故意做出了這樣的安排,他就是要人數盡量的少些,讓場面顯出一些冷清出來,讓劉云若感到極其不舒服,既然劉云若喜歡玩陰的,那就試試看好了,今晚的飯局,他就是要讓劉云若心里搞清楚,到底,在河流鄉的事情上,是誰在求誰辦事?主動權不是掌握在她劉云若的手里,周德東這個人才是游戲規則的真正制定者。

    沒有人刻意的巴結劉云若,離開了奉承和滿臉巴結的訕笑陪在周圍,劉云若感到極其不舒服,秦書凱的禮貌讓人有種生疏的距離感,周德東的客套更是讓劉云若感覺他說話句句都是綿里藏針。

    秦書凱特意從人事局帶過來兩位斟酒服務的下屬,都是機關里頭的小字輩,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這位看起來穿著奢華的老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聽著自己的領導叫女人一聲劉總,他們也便隨聲稱呼一聲,劉總。

    秦書凱對劉總的態度并不算太熱情,兩位下屬也就保持基本的禮貌,陪著這位劉總,喝了幾杯酒意思一下之后,就不再搭理她,把主要的心思依舊放在把自己的上司伺候好上。

    劉云若嘴里喝著酒,卻比吃黃連還覺的心苦,這不是她自找的嗎,是她自己主動請秦書凱幫她把周德東請過來吃飯的,現在周德東因為自己上次言而無信的事情不待見自己,自己又有什么好說的呢。

    好不容易憋到菜過五味,劉云若見周德東走出包間,趕緊也隨后走了出來,總不能當著其他幾個人的面跟周德東談條件,而這酒菜又吃的索然無味,劉云若心里現在就巴不得趕緊跟周德東把事情談妥了,自己立馬閃人,在這個包間里,她是一分鐘也不想多呆下去了。

    周德東出門本想透透氣,今天見到劉云若,他真是有種冤家的感覺,上次在省城,盡管他對劉云若說話有種強逼的味道在里面,到底,劉云若也是答應了自己提出的條件的,否則的話,自己又怎么會同意回來,盡心盡力的幫她解決問題,沒想到,這老娘們言而無信,問題剛剛有了緩解,就他媽的敢玩陰的,狗日的,竟然敢玩到自己頭上來了,這一次,自己一定不能再像上次一樣,被劉云若騙的團團轉。

    周德東出門的時候,就感覺到身后有輕輕的腳步聲跟了出來,他連看也懶得看一眼,就猜出,必定是劉云若無疑,這種時候,賈珍園已經撂挑子了,河流鄉的二期三期工程全都遇阻,據說,劉云若找趙正揚幫忙解決問題,趙正揚一口推說自己不了解情況,依照兩人原先交過手的情況,彼此對對方心里都有腹誹是很正常的,劉云若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再次求到自己頭上了。周德東于是漫步走到酒店二樓一個客人休息區,在咖啡廳進門右側挑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等著劉云若這個女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這個劉云若會跟著過來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博湖县| 锡林郭勒盟| 新乐市| 长沙县| 铁岭县| 南宁市| 马鞍山市| 舞钢市| 图木舒克市| 洛川县| 富川| 南阳市| 牙克石市| 黄平县| 沂水县| 元朗区| 义马市| 会宁县| 辽阳县| 宝鸡市| 宝兴县| 胶州市| 兴文县| 垦利县| 梅州市| 临颍县| 绍兴县| 临泽县| 白水县| 安康市| 南和县| 松潘县| 尼勒克县| 壶关县| 龙海市| 灵璧县| 巍山| 祁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