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如意算盤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錢副市長很少批評單天陽,這么說,就是很不滿了。

    單天陽聽到這兒,就說,市長,我也是看不慣還有他的囂張,以后我會注意工作票方式的,和秦書凱配合的。既然,錢副市長不熱心,那么單天陽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

    單天陽根本沒有想到,錢副市長這么做,有自己的考慮。

    秦書凱下班回家后,劉丹丹一副神秘的樣子,把秦書凱拉近了臥室里,盡管先如今秦書凱跟劉丹丹之間不再提及離婚之事,但是彼此的心里倒也清楚,夫妻之間的感情是絕對不可能回到從前那種相互信任的地步了,現在這樣的日子,也就只能說,為了孩子,為了考慮雙方老人的感受,湊合著過吧。

    日子一天天平淡無趣的過著,秦書凱已經適應了跟劉丹丹在人前扮演一對相敬如賓的夫妻形象,單獨相處的時候,兩人其實并沒有任何話題。

    今天劉丹丹主動拉著秦書凱進了臥室,顯然是有事情要跟自己說,這讓秦書凱感覺有些不適應,于是皺著眉頭說,有什么話,就在客廳說好了,還非要進臥室干什么?

    劉丹丹不出聲,只是繼續拉著秦書凱往里走。

    秦書凱見狀,只好隨著她的腳步,跟她進了臥室,兩人剛進了臥室的門,又見劉丹丹轉臉把臥室的門關上。

    秦書凱見劉丹丹的臉色有些緊張,忍不住問,發生什么事情了?

    劉丹丹輕輕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仿佛下定決心一般對秦書凱低聲說,我遇上麻煩事了,你一定要幫我?

    秦書凱心想,什么樣的麻煩事能讓劉丹丹愁成這幅樣子?有季云濤在背后做她的后盾,她又有什么解決不了的難題能用得著自己出馬呢?

    秦書凱坐在臥室的沙發上,問她,到底什么事情?說出來看看,只要是能幫上忙的,自然沒問題。

    劉丹丹得到了秦書凱的肯定回答后,才一股腦的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原來,最近一段時間,劉丹丹不時的接到老親人王子謙的電話,電話內容很簡單,要跟劉丹丹約會,繼續保持不正當的關系。

    早已為了此事吃盡了苦頭的劉丹丹哪里還敢有這種心思,每次王子謙電話打過來,她都一口拒絕了,沒想到,這幾天,王子謙惱羞成怒,威脅劉丹丹說,要是劉丹丹再躲著他,不跟他見面,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劉丹丹磨不準王子謙到底要采用什么招數對付自己,一時之間竟有些無計可施,想來想去,這件事也只有跟秦書凱商量是最合適的了,只好下定決心跟秦書凱實話實說。

    一提到王子謙這個名字,秦書凱就像吃了個蒼蠅一樣的難受,作為一個男人,對于曾經給自己戴過綠帽子的男人,心里的痛恨是可想而知的。秦書凱看著一副可憐巴巴站在自己面前的劉丹丹,忍不住譏諷了一句,你們以前不是曾經打的火啊熱嗎?怎么這么快就翻臉無情了?

    劉丹丹見秦書凱語氣不善,不敢搭腔,只是靜靜的站著,像是等待法官宣判的罪人一樣,一言不發,渾身的所有器官卻都敏啊感的全部張開著,生怕漏掉法官的任何一句決定自己命運的言語。

    秦書凱見劉丹丹不出聲,心里忍不住嘆了口氣,再高明的拳手,一拳下去打在棉花上,也沒有了繼續出拳的斗志。秦書凱站起來,轉臉看了一眼掛在那邊自己跟劉丹丹的結婚照,那張照片里,劉丹丹被自己擁在懷里,滿臉幸福的微笑,那眼神,那笑聲,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

    小柜上,放的是兒子近期拍的單人照,在一片碧綠的草坪上,兒子兩只小手抱著自己心愛的玩具槍,沒心沒肺的咧嘴笑著,看著兒子的笑容,秦書凱不由心里也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說,劉丹丹總是自己兒子的母親。

    劉丹丹見秦書凱沉默了好長時間,心里漸漸有些涼了下來,她了解秦書凱的脾氣,這是個睚眥必報的男人,自己今天跟他說的事情,他不一定會愿意幫自己,說到底,他對自己其實心里還是有怨氣的,而所有事情的根源,正是因為自己曾經跟王子謙的這一段孽緣。

    近兩月,秦書凱到了市區上班后,在家的時間多了些,劉丹丹發現,他的個性近幾年變化很大,有很多時候,劉丹丹對自己眼前站著的丈夫常有一種說不出的陌生感,或許是秦書凱的級別越來越高了,當領導的時間長了,都會有種不言自威的感覺,秦書凱現在的言行舉止,有很多地方越來越跟自己的父親相像了,平時沉默寡言的,關鍵時候總能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來。

    就在劉丹丹已經不抱什么希望的時候,他聽見秦書凱對著兒子的照片說了一句,這件事我知道了,交給我來處理吧,你安心上班就好了。

    劉丹丹聽了這話,不由喜出望外,她本想叮囑兩句,只要嚇唬一下王子謙不要再騷擾自己也就行了,最好不要鬧出什么事情來,否則的話,一旦連累了秦書凱,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話到嘴邊,又擔心說出來引起秦書凱的誤解,只好抿抿嘴唇,把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其實,王子謙這么做,也是被逼無奈,自從他受傷住院出來后,他的日子相當的不好過。

    機關就這么大點的地方,人來人往的總共這么些人,很多人對他跟劉丹丹之間的事情都有所耳聞,王子謙原本想要重新找個合適的女朋友安安分分的結婚過日子,過了一段時間之后,他猛然發現,自己的愿望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哪里有條件好的姑娘肯嫁給自己這樣一個名聲不好的小伙子呢。

    王子謙原本沒什么靠山,發生了跟劉丹丹之間的事情后,單位里上下更看不起他,領導也不待見他,這讓王子謙對自己的處境相當的苦惱,他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歸罪于劉丹丹的頭上,他認為,如果不是劉丹丹當初對他的勾啊引,說不定他王子謙現在已經被提拔了,已經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就是因為劉丹丹這個禍害的原因,搞的自己現在不僅一無所有,還處處被人譏笑,低看一眼。

    既然是劉丹丹讓他的日子不好過,現在劉丹丹想要跟他王子謙一刀兩斷,過自己的幸福小日子,門都沒有,除非劉丹丹答應他幾個條件。

    王子謙不斷的打電話給劉丹丹,就是想要跟劉丹丹當面談一下這幾個條件,按照王子謙的想法,找劉丹丹要點青春賠償費是必須的,另外,他聽說劉丹丹的老公現在已經是正處級的領導干部了,既然他老公這么能干,劉丹丹必須想辦法讓他老公把自己的級別也動一下,至少弄個科級干部應該是沒問題的,另外,他還想調動一下工作單位,現在的單位里頭,人人都知道他王子謙的那點底細,每個人看他的眼光都讓他不爽,他要換一個好些的單位,以利于自己以后的發展。

    王子謙在心里盤算著,這樣一來,自己不僅弄到了一筆錢,還能得到自己一心想要的位置,換了個單位之后,找對象也方便多了,只要劉丹丹答應他這三個條件,他就答應不再騷擾劉丹丹,否則的話,他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另外,王子謙還有一個私心,上次在茶舍里,劉丹丹不肯配合他試用一下自己的硬貨是不是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最近一段時間,硬啊物常常在受到某些外界刺激的時候,自然勃啊起,王子謙很想找個對象真槍實彈的試驗一下,自己的硬啊物到底是不是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而這個試驗對象,劉丹丹是最合適的了,畢竟兩人之間輕車熟路的,弄起來也方便些。

    今天下午,王子謙再次撥打了劉丹丹的電話,在電話里,不等劉丹丹說出拒絕的話,王子謙已經開口威脅說,劉丹丹,今晚七點,我在黃河公園老地方等你,你要是再不來,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到時候,我要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對你的名聲有損,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狠狠的說完這幾句話后,王子謙立即掛斷了電話。

    王子謙心里有把握,自己這么威脅劉丹丹,她一定沒膽子跟自己爽約,畢竟劉丹丹是個女人,他就不信,以自己的智商還斗不過一個小女人。

    令王子謙沒想到的是,他的如意算盤真的打錯了,他一個人在黃河公園一直等到了八點整,也沒看見劉丹丹的身影出現,他有點不死心,兩眼盯著燈火通明河對岸馬路,決定再等等看。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抬眼看去似乎有一層薄霧層層彌漫、漾開,白霧在輕柔月光和路燈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河邊一盞盞的黃燈白燈亮著,燈光倒影在粼粼的河面,微風蕩漾著河水,燈影閃閃爍爍的在微微抖動。一抹抹金色的,一抹抹銀色的,就好像碎碎的金子,碎碎的銀子在那里嘩嘩的閃,跳躍著,頑皮著,在水面嬉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同德县| 舟曲县| 钦州市| 凤山县| 盈江县| 阳朔县| 新蔡县| 北流市| 特克斯县| 宝鸡市| 曲水县| 安吉县| 辽中县| 吉水县| 西乌珠穆沁旗| 仙游县| 东方市| 宣化县| 淳化县| 德令哈市| 曲阳县| 镇原县| 贵定县| 鲁甸县| 临沧市| 封丘县| 宜城市| 凤山市| 乾安县| 十堰市| 兰坪| 新和县| 阳谷县| 任丘市| 合江县| 广德县| 文山县| 大荔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