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問清楚了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小冰見秦書凱喝下了自己倒給他的交杯酒,心里不由一陣興奮,看來,眼前的這個大帥哥總算是被自己攻下了一角了,只要自己再接再厲,說不定今晚就能拿下。

    最近一段日子,小冰自從聽了馬成龍的話之后,被安排結識了省委書記,這件事不僅從馬成龍那里獲得了一些好處費,省委書記似乎也迷戀上她的身體一般,沒事的時候就會賞賜些硬貨給她,這讓她幾乎要變成一個富婆了。

    上次,有個想要找省委書記辦事的老板,也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自己跟省委書記之間的關系,送了一輛寶馬車給自己,她當即轉手賣了換成現錢,自己現在已經開著一輛小寶馬,要那么多的寶馬車干什么呢。

    當一個女人,對金錢的欲望得到某種程度的滿足后,心里便愈加渴望其他的某種缺失的情感,而年輕帥氣又有一定領導位置的秦書凱,恰好能滿足小冰的某種心理需求。

    也正因為秦書凱每每都在小冰面前裝出一副正經模樣,卻更讓小冰覺的,這個男人是個不隨便,有分寸的男人,跟那種見了自己就恨不得扒光自己衣服上床的男人,真不是一個檔次的。

    秦書凱陪著小冰纏纏綿綿的喝了幾杯后,裝出一副無意的樣子問道,對了,我上次在省委大院里,好像是看見你了,一轉眼你卻又不見了,好像是上了一輛什么車子上,到底是我看花了眼,還是當晚的確就是你呀。

    此時的小冰喝下了幾杯紅酒,坐在自己心里有些愛戀的男人腿上,早已意亂情迷,她輕輕的抱住秦書凱的腦袋,親吻了一下說,我前一陣子的確經常在省委大院里頭出入,你說的看見我,到底是哪一回啊?咱們還真是有緣,到了省城竟然也能碰見,你說,咱們之間的緣分是不是挺深厚的?

    秦書凱沒心思跟小冰談什么緣分的話題,他輕輕的笑了一聲,繼續引誘說,你呀,是不是喝醉了,好端端的你跑到省委大院干什么?你在跟我開玩笑了吧?

    小冰聽了這話,忍不住呵呵笑了幾聲,附在秦書凱的耳邊輕聲說,這是秘密,不能說。秦書凱有些不高興的口氣說,難道連我都不能說嗎?

    小冰見秦書凱臉色冷了下來,趕緊討好的口氣說,我并沒有說不能告訴你,只不過,你要注意保密,行嗎?

    秦書凱使勁的點點頭。

    小冰便一五一十的把馬成龍讓自己假扮雛,在鐘天河的安排下,跟省委書記接觸后,被省委書記看中,不時被安排到省里服侍省委書記的事情說了一遍。

    秦書凱聽了這話,不由裝出一副大驚失色的表情說,不會吧,鐘天河竟然連省委書記也敢瞞騙?你如果這樣做了,那不是要到省里去上班?

    小冰見秦書凱有些不信自己的話,趕緊賭咒發誓說,我跟你說的可都是實話,要是有一句假話,你怎么收拾我都行。當然,省里也沒有像秦主任這樣的帥哥,去了也沒有什么意思。

    嘴里說著這話,小冰順勢往男人的懷里一躺,兩只手有些不老實的四處觸摸起來。

    秦書凱趕緊把藏在口袋里的錄音設備往隱秘處又放了放,既然今晚目的已經達到,秦書凱不想跟小冰再多糾纏,于是兩手把小冰扶著坐起來說道,小冰小姐,看樣子你今晚有些喝多了,我先把你送回去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小冰聽了這話,半是撒嬌樣子說,我不嘛,除非你跟我一道回去,一道進屋,咱們不是交杯酒都已經喝過了嗎?春宵一刻值千金哪。

    眼看著懷中一副風情萬種的模樣,手里抱著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倒像是抱著一個火炭般燙手。

    秦書凱只感覺自己的鼻血幾乎要流淌出來,他盡力的控制住自己內心的欲望,柔聲對小冰說,咱們來日方長,今天我還有事要處理,先送你回去好嗎?

    一個女人把渾身的柔媚功夫運用到這種地步,卻還沒能讓男人為之發狂,這對女人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相當嚴重的打擊。

    小冰見今晚看樣子又是沒戲了,忍不住苦笑了一聲說,我自己有車,又何必你送我,你要是有事,先走就是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秦書凱見小冰一副落寞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些不忍,他輕輕的把小冰重新抱緊在懷里,抱歉的口氣說,真是對不起,我有太多的難言之隱,就算是有一百條理由想要要你,可是作為一個有家室的男人,我當真是要不起啊。

    秦書凱準備了好久的一句話,果然把小冰感動的眼淚差點落下來,她感覺自己心里比以前更加珍惜眼前這個男人跟自己之間的這份情感了,這世道,有幾個男人能對自己這樣的美女坐懷不亂,即便是心里有了感覺,卻還是顧慮到家室,不敢越雷池半步。

    這下,小冰感覺自己有些理解秦書凱內心的掙扎,這個男人其實對自己是有感覺的,只是他有自己做人的底線,一直控制著自己的感覺罷了,面對這樣一個對感情,對家庭負責任的男人,自己要是再步步緊逼的話,就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了。

    秦書凱還是開車把小冰送到了樓下,當小冰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后,立即奔到陽臺上,看著秦書凱的車子亮著燈,一路走遠,心里說不出的落寞和難受,卻又有幾分慶幸,這樣不是很好嗎?就像秦書凱說的,有時候,有距離才會有更美的感覺。

    小冰站在樓上往下看的時候,秦書凱在車里正接聽馮雯雯的電話,電話里,馮雯雯說,找他有點事情,問他有沒有空過來一趟。

    秦書凱心里不由笑了一下,馮雯雯的電話來的倒正是時候,每每自己被那個小冰撩撥的無法自拔的時候,馮雯雯便會主動邀約自己,讓自己毫無顧忌的享受一番巫山云雨的痛快。

    秦書凱痛快的答應說,好的,我馬上就到。

    車子很快穩穩的停到了馮雯雯住處樓底的空地,心急火燎的快步跑上樓去,等馮雯雯一開門,秦書凱立即伸手把女人攬進懷里。

    奇怪的是,這一次,馮雯雯竟然輕輕的推開了秦書凱的手臂,拉著他的一只手說,快進來坐下吧,有件事正急著找你呢。

    秦書凱笑盈盈的一把重新又將馮雯雯摟在懷里,低聲說,有什么事情,不能呆會再說嗎?我想死你了。

    馮雯雯聽了這話,似乎心里也是動了一下,每每跟秦書凱之間的交往,多是自己主動比較多,秦書凱甚少對自己說這些肉麻的情話,這句“想死你了”從秦書凱的嘴里出來,她的心里頓時感覺一種說不出的熨帖。

    要不是有事要跟秦書凱商量,她真是恨不得立即迎合著眼前的男人,一道先進臥室享受一番,只是心里有事,還沒來得及說,她總感覺有些不妥當。

    稍稍遲疑了一會,馮雯雯堅持說,等我問你幾句話,行嗎?

    秦書凱見馮雯雯的態度比較堅持,也不好多說什么,只得有些落寞的回答了一聲,好的,一切聽你的。

    馮雯雯輕輕的伸手拍打了一下秦書凱的后背,有種安慰的意思,拉著秦書凱的手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待兩人坐定后,馮雯雯問秦書凱,以咱們之間的關系,你不會對我隱瞞任何事情,對嗎?

    秦書凱聽了這話,又瞧著馮雯雯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不會是自己家外有家,跟馬燕和劉小娟有孩子的事情被她給知道了吧,畢竟最近一段時間,馮雯雯因為成廳長的介紹,成了省城某個圈子里頭有名的小神醫,一些高官有些什么小毛病,總是會拜托成廳長請馮雯雯親自診斷,年輕的馮雯雯在普安市里原本就有些威望,現在在省城也算是混出點名聲來了。

    有道是人紅是非多,不排除,有人為了巴結馮雯雯,把自己的一些事情透露給她。

    他搞不清楚馮雯雯這句話的意思,于是穆棱兩可的回答說,你這是什么話,我哪里有什么事情會瞞著你呢?

    馮雯雯聽了秦書凱的話,點頭說,好吧,那我問你什么,你都要如實回答,明白嗎?

    秦書凱也點點頭。

    馮雯雯告訴秦書凱,今天下午,父親到自己的單位找自己一趟,說是曾經介紹給自己的男朋友袁浩成出事了,被人打了一頓,現在還在醫院里頭躺著。

    袁浩成已經向警方交代,說是因為有人搶了自己的女朋友,所以才會結下這份冤仇,所以父親話里的意思,是要問馮雯雯最近到底跟誰來往密切,怎么會鬧到傷人的地步?

    秦書凱馮雯雯這么說,趕緊問道,你是怎么回答你父親的?

    馮雯雯說,我自然是不敢把你的名字說出來,只是說,最近給我介紹對象的人挺多的,如果事情真像袁浩成說的那樣,我也搞不清楚,他說的到底是哪一個?再說了,袁浩成是什么樣的人,我也跟我父親解釋了一下,他原本就是個混混罷了,被人打的原因也很難說,說不定也是實在沒法找理由遮掩了,所以才會賴到我這里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武威市| 梁山县| 楚雄市| 子洲县| 昭苏县| 玉龙| 个旧市| 丰镇市| 收藏| 教育| 株洲市| 鲁甸县| 揭西县| 城固县| 屏东县| 深州市| 济南市| 东兰县| 仁寿县| 衡山县| 石狮市| 上饶县| 图木舒克市| 茌平县| 蒙城县| 红桥区| 吉首市| 平远县| 将乐县| 抚松县| 疏附县| 临潭县| 花莲市| 中超| 贺州市| 涿鹿县| 乌拉特后旗| 平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