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不歡而散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整個會議無疾而終,秦書凱是毫不妥協,鐘天河也是無可奈何,馬成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可是鐘天河不能,自己可是未來的一把手,怎么能如此被動,會議一結束,馬成龍立即把鐘天河恭迎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進門,剛把門關好,鐘天河重重的把自己的水杯放在了馬成龍的辦公桌上,倒是把正在關門的馬成龍嚇了一跳。

    馬成龍轉身見鐘天河臉色依舊難看的很,趕緊勸慰說,鐘書記,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把那小子的話放在心上,我早就說過,那家伙就是個不識抬舉的主,茅廁缸的石頭,不好對付,您別搭理他就成。

    鐘天河見馬成龍在自己耳邊絮絮叨叨的廢話羅嗦,一句有用的都沒有,顧忌到這是在馬成龍的辦公室里,盡量壓低聲音訓斥道,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作為一個副市長兼化工園區的書記,在工作上卻還要被秦書凱那混蛋牽著鼻子走,你可真是夠能耐的。

    馬成龍陪著笑對鐘天河說道,鐘書記,您又不是不知道,這小子說起來是化工園區的主任,背地里擺譜比我這個書記都大,人家不是有靠山嗎?說話做事自然腰桿要硬些。

    鐘天河從嘴里狠狠的“呸”了一口說,媽的,我就不信了,不過是一個處級干部罷了,還能翻上天,這普安市里沒人能收拾得了他。

    盡管鐘天河嘴里罵著狠話,心里卻明白,眼下畢竟市委書記的位置還沒有宣布,這段敏感時期,最好不要出任何差錯,尤其是這個秦書凱上頭也是有人罩著的,要是一步棋走錯,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那可就是嚴重的失策了,只是這小子剛才的態度也有些過于狂妄了,他那說話的口氣,哪里還把自己這個領導放在眼里。

    鐘天河在心里暗暗發誓,等到自己市委書記的任命文件一下來,頭一件事就要拿這個不識時務的秦書凱開刀,不管用什么方法,必定要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才行,否則的話,自己心里這口惡氣實在難消。

    臨走的時候,鐘天河對馬成龍交代說,不管遇到任何問題,一定要自己多想辦法解決,不要總是把希望寄托在領導的身上,領導每天多少工作壓在身上,哪里能抽出空來單單為了這一件事費神。

    馬成龍心想,拉倒吧,你鐘天河親自出面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還要我自己多想想辦法,這不是空話嗎?要是我能想出辦法來,還要向你匯報干什么?你不管,老子也不問。老子可不想為了這個事情給自己找不痛快,你要是想干嘛,自己干,老子也不是好糊弄的。

    鐘天河見馬成龍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樣,只當他是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哪里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于是繼續說道,現在這情況,你也看出來了,上次因為項目選址的事情,我站在你這邊支持你,結果,秦書凱心里必定是有意見了。

    所以才會唱這么一出,越是這種時候,你這個一把手越是要沉住氣,不管怎么說,哪怕是哄著他干,也要讓他把投資商接下來的程序進行下去,明白嗎?

    馬成龍聽了這話,有些為難的說,鐘書記,這話說起來容易,只怕我現在就算跟那小子低頭,他也不一定給我面子啊。

    鐘天河聽了這話,眉頭微皺教訓道,馬成龍,現在什么事情也沒有那個項目的落戶重要,當時你可是爭取到你這邊投資,現在遇到困難了就陽痿了,哪有好事都給你享受的事情,現在就把你的頭低的更矮些,你給我記住了,本來這項目到咱們普安市簽約的事情,已經鬧的沸沸揚揚,這么大的國有企業,這么大的項目投資,已經簽約的情況下,要是再從咱們普安市撤資走了,你想過沒有,這會造成多么嚴重的后果。

    不要說咱們普安市的領導在省委省政府的領導面前抬不起頭來,就算是為了以后的招商引資工作考慮,也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在你我的手里發生,你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嗎?

    馬成龍見鐘天河一個勁的把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的頭上壓,心里盡管無奈,卻也只好點頭說,好吧,鐘書記幾,你說的我懂,我盡力而為。

    鐘天河從化工園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正巧碰見市公安局局長找自己匯報工作,鐘天河的心里想起自己最近吩咐公安局長調查關于秦書凱的種種事宜,心里不由一動,趕緊請公安局長到自己的辦公室坐下說。

    公安局長一落座就開口匯報說,鐘書記,按照袁浩成一家的報警要求,我們公安部門已經開始對袁浩成受到以為襲擊案件進行了一番外圍的調查,目前為止,并沒有發現此事跟化工園區的秦主任扯上任何關系。

    只能說,根據袁浩成的口供,他的確跟秦主任有些私人糾葛,卻并沒有得到當事人關鍵人物之一,馮雯雯醫生的證實,另外,至于袁浩成交代自己曾經找人在外環路上對付秦書凱,并把秦書凱的車輛撞落入路邊河中的事情,當晚的交警部門倒是有出警記錄。

    根據交警部門的調查資料,秦書凱當時只是說因為司機晚上沒有看清楚道路才會導致出現意外,并沒有提到袁浩成的名字,因此這件事也只能說是各人有各人的說法,卻不能確定到底誰的說法才是正確的。

    鐘天河在化工園區里頭憋了一肚子氣,原本以為公安局這邊能抓住秦書凱什么把柄,讓自己也好找機會,出出心里這口惡氣,沒想到,公安局的局長帶來的消息卻是讓自己失望的。

    鐘天河聽著公安局長的匯報,臉上漸漸冷了下來,他有些不高興的口氣質問道,怎么你們公安部門調查了半天,就得出這樣的結論?我就不信了,好好的幾個大活人都失蹤這么長時間了,你們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有,你們怎么著也該去調查一下,在幾人失蹤的當晚,秦書凱在什么地方?到底在干什么事情?這簡單的排除法查案子,也要我來教你們嗎?

    公安局長聽了這話,明白了鐘天河話里的意思,看來鐘書記這次要打擊的目標相當明確啊,那就是非秦書凱莫屬,哪怕是弄個莫須有的罪名,只要證據準備的比較充分,鐘天河必定不會放過秦書凱。

    公安局長畢竟是有些辦案經驗的老公安了,眼瞅著鐘天河一副心急的模樣,他去卻不敢操之過急,有些事情,一旦上綱上線起來,并不是他一個鐘天河就能罩得住的,何況,這普安市里頭誰不知道,秦書凱上頭背景復雜,只怕在處理鐘天河和秦書凱之間的矛盾中,一不留神就能踩了自己的腳,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公安局長怎么會干呢?

    想到這一點,公安局長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他向鐘天河推薦說,鐘書記,要說,秦主任到底在袁浩成除意外的事情上到底有沒有參與幕后操縱,想要從明面上查,難度確實很大,倒不如從內部動手,說不定查起來,反而容易些。

    鐘天河眉頭皺了一下,問道,什么叫內部動手?

    公安局長輕輕的笑了一下解釋說,市局有個魏副局長跟化工園區的秦主任是老朋友了,我想,把這件案子交到他的手里全權處理,說不定倒是比現在這樣沒頭蒼蠅似的亂轉要快些出成果。

    這話一說出口,鐘天河立馬看破了公安局長的心思,是啊,秦書凱的名號在普安市里已經傳開了,即便是公安局長碰到這個瘟神的時候,也首先想到要繞道走呢。

    鐘天河并不點破,只是做出一副隨意的樣子,沖著公安局長揮揮手說,具體怎么安排,你自己看著辦就成了,我只要盡快看到結果,當然我的目的也就是希望盡快破案。

    公安局長一副大包大攬的口氣說,鐘書記請放心,這件事交到魏副局長手里后,必定很快就能查清楚真相。

    鐘天河點點頭交代說,不管這案子誰負責,你都要安排人手,最好是便衣緊緊的盯著秦書凱的動靜,袁浩成畢竟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我相信他說的話絕對不會是空穴來風,你們只要盯緊了秦書凱,說不定就能把失蹤人員的藏匿地點給找出來。

    公安局長心知鐘天河在為跟蹤秦書凱找合適的理由罷了,心里笑了一下,嘴里答應說,好的,這件事我立馬去安排。

    秦書凱開完會后,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氣,這個鐘天河實在是太狂妄了,以前見了自己好歹還有個笑臉,不管是為了表示親民也好,還是基于最基本的禮貌。他也不該對自己說話如此不客氣。

    這還沒當上市委書記就把市委書記的架子給端出來了,自己偏偏不吃他這一套,自己又不是沒接觸過比他級別高的官員,還沒人像他這樣,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一樣。

    秦書凱的個性原本如此,遇弱則弱,遇強則更強,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主,現在被鐘天河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話不客氣,他也毫不退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花垣县| 亳州市| 白银市| 万荣县| 新余市| 天镇县| 垦利县| 通化市| 剑川县| 九江市| 常山县| 云霄县| 手游| 定安县| 沐川县| 江城| 邢台县| 汨罗市| 静海县| 北安市| 秭归县| 城固县| 大同县| 长垣县| 镇赉县| 桓仁| 乐亭县| 青冈县| 那坡县| 剑阁县| 浮梁县| 银川市| 伊宁市| 任丘市| 汾西县| 沙坪坝区| 武平县| 土默特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