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得罪誰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王路寶就問,那么能不能和這個董大茍見個面,說些話?

    那邊就說,這個可以。

    那天晚上,董部長和王路寶到了洪湖縣,看到了董大茍。

    董大茍也知道這次犯了很嚴重的錯誤,否則,哥哥不會跑來看自己,一個電話就可以讓自己出去了。

    董部長就問董大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董大茍說自己到洪湖這邊來玩,發現這個秦書凱的司機小蔣帶著那個女人在采訪,想到這個女人說不定是秦書凱的馬子,過去調戲。

    董部長說,你是不是沒有腦子

    董大茍說,現在知道了,但是已經遲了。

    再說,這個馮成貴被確定為一中校長人選后,秦書凱心里感覺有些堵得慌,只要踏進辦公室想起張東健對自己的那副嘴臉,他心里就有種說不出的憋悶,這孫子這么玩弄自己,自己卻沒什么辦法收拾他,這種情況,自己以前還從來沒遇到過。

    想到這個紅河這個地方真是復雜,一個縣委書記答應的事情竟然會改變,這個就說明很多事情那也是沒有什么誠信可言,和這樣的干部在一起搭班子,那是要非常的小心的。

    為了排解一下苦悶的心情,秦書凱第二天下午去了省城,他好久沒去拜訪老丈人季云濤了,有些心里話,他只敢跟老丈人聊聊,不管怎么說,老丈人算是自家人,無論自己跟他說些什么,他都不會笑話自己,只會在一旁幫自己分析形勢,出出主意。

    到了省城,秦書凱先是去拜訪了秦老,這個退位的老同志自己一直沒有用上,也許有一天就會成為自己仕途上的重要推手,拉上的關系那是千萬不能中斷的,不停的投資才能有不斷地回報。

    到了秦老那兒匯報自己現在到了紅河任職的事情后,又到了其他的幾個需要擺放的人那兒過后,才到了季云濤的辦公室。

    季云濤對于和秦書凱的來訪顯然是非常高興的,翁婿倆人后來找了個僻靜的包間。

    慢斟細飲的喝了幾杯后,季云濤關心的口氣問道,小秦,這次怎么有空過來呢?是正好開會嗎?還是到省城來辦事?有沒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

    秦書凱聽老丈人這么一說,心里不由一暖,自己平常其實并沒有把這個老丈人放在心上,畢竟這個劉丹丹和自己鬧離婚的時候,這個季云濤那是不看好自己,后來和劉丹丹關系好了,那么和季云濤的關系也就密切了,也就很和諧了。現在心情不好的時候,躲到這里來歇一歇,老丈人這副關心的口氣,讓他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秦書凱當著老丈人的面不想隱瞞什么,苦笑了一下說,倒也沒什么需要您幫忙的,只是在底下混的時間長了,才感覺到基層的縣長可不是那么容易干的,有些事情憑著自己的能力能輕易的應付過去,有些事情卻并不是那么容易對付。

    季云濤也算是官場的老油子,盡管秦書凱什么事情都沒跟他說,他卻已經猜透了女婿現在的心情,看得出來,女婿必定是在縣里干的不痛快。

    季云濤一語雙關的說道,基層工作跟上面的工作有些差別是不假,尤其是工作方法上,說起來,一個領導干部要是想要在一個地方樹立起威信來,首先要跟周圍的人搞好關系,這是必須的,至于說干些實實在在的工作,那都是做給外界的人看的,只有把周遭的人際關系搞好了,一切都才能水到渠成。

    秦書凱聽了這話苦笑道,您是不知道,不下去不知道,紅河縣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深呢。

    季云濤理解的樣子點頭說,我以前也是在底下干過的,盡管現在的基層現狀跟以前是有很大的不同了,但是我想一些基本點還是不會改變了,大家都在圍繞一個權力中心點爭來斗去,說白了,還不是利益瓜分的問題,你剛到紅河縣工作,根基未穩,情況又不熟悉,關鍵時刻一定要沉住氣,只有知曉對方的底牌同時,自己的底牌又沒有泄露的情況下,才能真正的掌握局面。

    秦書凱感覺季云濤的這番話其實是說到了自己的心里去了,從一中校長人選的決策上來說,自己不正是早早的沖著張東健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卻沒有弄清楚張東健的底牌,所以才會落得一個失敗的下場。

    按照季云濤的說法,只要是在一個圈子里頭混的人,尤其是有利益沖突的官員之間,絕對不能隨便跟說多說一句話,想要把局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首要的一點就是要嘴巴嚴謹。

    秦書凱嘆了口氣,把自己最近在紅河縣的一些工作情況向季云濤做了匯報,尤其是提到張東健耍弄自己那一段,說的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這種弱智的事情,自己居然也能說得出來,說起來,自己還是有些盲目的過于自信了,自己以為自己是可以控制住局面的,其實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

    季云濤對秦書凱的講述有感而發,他也泄露了一個信息給秦書凱,從今往后,恐怕自己能照顧到他們夫妻的地方就少了,若是秦書凱感覺在縣里工作的不順心,現在同意調動工作到省城來,還能來得及,請秦書凱好好的考慮一下自己的建議。

    秦書凱聽著季云濤這是話里有話,于是問道,您現在五十幾歲的年紀,離年紀到杠杠不是還有好幾年嗎?怎么這個時候就說出這樣的話來?

    季云濤兩眼有些無神的看了秦書凱一眼,苦笑了一下說,有人已經打通了省委書記那邊,想要自己的省委宣傳部長位置,前兩天,省委書記也已經親自找自己談話了,說是希望自己能到人大去發揮余熱,把位置讓出來給年輕人干。最近兩日,季云濤心情很是郁悶,正在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女兒和女婿,畢竟是一家人,正思來想去的時候,正好秦書凱到省里拜訪自己,所以正好跟他說一聲,如果秦書凱夫妻倆人要是想要調動工作到省城來,一定要趁早,退位之前說什么那個省委書記還是要給自己二分面子的。

    秦書凱聽了這話,心里不由一陣憋悶,自己在底下干的不開心也就算了,至少自己的心里是有底的,那就是有個老丈人在省委常委里頭幫自己撐著,不管發生何事那是有依靠的,所以自己做事就沒有什么后顧之憂,管他別人的后臺有多硬,有幾個能比省委常委之一的老丈人季云濤還要硬氣。

    哪怕是自己得罪了一些人,以后的進步總不會有太大的阻力,現在倒好,自己的最后一張也是自己手里最硬的一張王牌竟然要不知不覺的失效了。

    季云濤要是被調整到省人大,那么就是二線的干部,人走茶涼,這是中國的官場老規矩了,季云濤只要頭一天離開省委宣傳部,第二天說話的威力可就無法跟現在相比了,有些事情,即便是有心想要幫自己協調,只怕也有心無力了。

    秦書凱有些憤憤不平的說,季部長,這個省委書記真是被豬油給蒙了心,您今年才多大啊,就要建議您去人大,這不是欺負人嗎?再說,按照你這個年齡,在常委的位置上還要干幾年,那也是沒有問題的。

    季云濤苦笑說,小秦,有些事情不能按照常規去考慮,官場任何時候沒有規矩可言,這也就是為什么很多官員突然間走紅,突然間倒臺,我的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就算是心里有想法,又能怎么樣呢?這個官場,很多時候不是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

    秦書凱對此事也沒有辦法,猛然想起,以前老丈人季云濤跟自己說過,省委書記跟他之間的關系一直比較和諧,兩人在一起搭班子很多年,怎么這次突然會有如此舉動?

    見秦書凱的眼神里透出些許疑惑,季云濤解釋說,小秦,我知道你心里現在在想什么問題,其實我這幾年一直是想要過些安穩日子,因此有些老關系只是保持聯系,卻并沒有加碼跟進的想法,現在可能是有人下的注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是省委書記看到更大的碼也會動心的。

    季云濤輕輕的搖頭說,省委書記也是凡人,既然有人能給他更大的利益,他心里的天平自然要向別人妥協,說起來,我這個年紀到人大去的確是有些早了,不過,遲早也是要去的,既然領導已經安排了,那就認命吧。

    季云濤嘴里說著認命,話里卻明顯聽出不甘心的意思。

    在官場混,頭頂上的官帽子決定你的尊卑,如果沒有了省委宣傳部長的位置季云濤立馬狗屁都不是,更何況去了人大之后,省委常委成員的資格肯定是沒有了,季云濤這次的調整,真可以說是,鳳凰立馬變成雞了。

    秦書凱心里很想知道為什么,眉頭一轉,問道,季部長,我有些話還是要問,是不是什么時候不小心得罪了省委書記,自己卻還不知情?這個官場我雖然沒有你了解的透徹,但是怕的就是無意中得罪人,自己卻還不知情,才會導致如今的后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淮阳县| 阿鲁科尔沁旗| 酉阳| 洪雅县| 锦屏县| 重庆市| 博兴县| 乌拉特后旗| 上虞市| 汤原县| 旌德县| 新田县| 黄山市| 万荣县| 弥渡县| 棋牌| 手游| 栾城县| 凤凰县| 安乡县| 襄垣县| 蓬莱市| 洱源县| 日照市| 昌江| 巴彦县| 富裕县| 新闻| 漯河市| 梅州市| 龙游县| 临泉县| 德兴市| 双柏县| 左贡县| 玉溪市| 东台市| 三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