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一家人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秦書凱連連擺手,算了,算了,你還是饒了我吧,我最近比較忙,恐怕是沒時間赴張小姐的約。

    張曉芳已經走到辦公室的門口,又回頭調笑的口氣說,秦縣長不會是怕了我一個女人吧。不過是喝杯酒罷了,難不成秦縣長還以為,我鐵定了就準備跟喝酒的人酒后亂性?

    秦書凱見張曉芳嘴里說出來的話越來越無法入耳,趕緊沖她擺手,意思你趕緊走吧。

    秦書凱晚上,已經到了省城,因為季云濤給他打了電話,讓他去一次,談點事情?自從劉丹丹到了省城上班后,季云濤對秦書凱的態度更加的親熱了,畢竟那是一家人。

    到了省城了,秦書凱從劉丹丹那兒知道季云濤晚上有應酬,于是就正好趁著這個空擋到了曹書記那邊去拜訪,這個曹書記那可是省委常委、省會城市的一把手,按照發展以后就是省長或者省委書記。

    打聽過后知道,曹書記竟然出差了,失望之余,只好給胡長達打了電話,來的時候路過洪湖的時候,拜訪了牛大根,牛大根讓秦書凱給胡長達帶點東西,說是胡長達讓牛大根幫助要的,其實就是一幅字。

    秦書凱對字畫方面了解一些,但是這個寫字的人秦書凱卻是沒有聽說過其人名號,心里不由奇怪,牛大根這是唱的哪一出,不是名人的字畫,卻要送給胡長達?

    胡長達倒是很快聯系上了,接到秦書凱的電話后,說,陪著曹書記在外面考察,讓秦書凱直接給自己的岳父送過去,那是自己的岳父要的字畫。

    秦書凱無奈,只好按照胡長達提供的地址,一路找了過去。

    胡長達的岳父位于城市東郊的軍區大院,門前盤查很嚴,秦書凱了好半天口舌才讓警衛員相信不是壞分子,他是一個共產黨員,是個國家干部,秦書凱找的人叫楊康全,從警衛員聽到名字后表現出的尊敬神情,秦書凱知道人家肯定級別不低。

    那警衛詳細詢問了他要送什么東西,什么人讓他送來的,然后還檢查了一下他所帶的物品,這才打了一個電話,秦書凱被連番的盤查搞得有點不耐煩,他把那幅字遞給警衛道:“你也別那么麻煩了,全當我就是一郵遞員,現在我把東西撂你這兒了,讓楊康全啥時候有空啥時候自己來取。”

    那名警衛打完電話,抬起頭道:“首長請你過去!”

    秦書凱皺了皺眉頭,這楊康全的架子真大啊,狗日的,自己也是縣長,就是省委常委自己也見過很多,怎么沒有那么大的架子?他原本想一走了之的,可想想牛大根囑托和胡長達的交代,礙于情面,還是決定留下來。

    楊康全的家住在15號小樓,青磚紅瓦,墻上爬滿了綠色的爬墻虎,看來這小樓已經有了不少的歲月,門前已經有一個警衛員在等待,他向秦書凱敬了一個軍禮道:“你是秦書凱?”

    秦書凱點了點頭,心里又開始有些不爽,麻痹的,該不是又要開始一輪新的盤查吧?幸好警衛員沒有盤查下去,而是微笑著把他請進了院子。

    前院是一個小花園,花園的正中有一個魚池,一位滿頭銀發精神矍鑠的老頭兒正站在魚池邊喂著錦鯉,聽到身后的動靜,他轉過身,目光落在秦書凱的臉上,也許是軍人特有的洞察力,腰板挺直,身材雖然不高,可是舉手抬足間仍然充滿著一股攝人的氣度:“秦書凱?”

    秦書凱點了點頭:“首長好!我是秦書凱,這次是受了胡長達的委托給您送點東西。”

    楊康全點了點頭,威嚴的面孔上難得的流露出一絲笑意:“胡長達,是一幅字畫吧?他已經給我打過電話,。”

    接過秦書凱手中的卷軸:“進來坐!”

    秦書凱跟著楊康全進入小樓,警衛員給秦書凱泡茶的夫,楊康全已經展開那幅卷軸,秦書凱雖然把這幅卷軸一直帶在身邊,卻見上面寫著一行大字,秦書凱看過,但是不能理解,“自有乾坤,難得糊涂”

    楊康全感嘆道:自有乾坤,難得糊涂,哈哈還是那個個性啊!。

    從楊康全的話中,秦書凱已經推測到兩人肯定認識,他抿了口清茶道:“老首長,您和寫字的人認識了?”

    楊康全的目光停留在那行大字上,若有所思道:“是啊,我當時下鄉的時候認識,到現在四十多年了,是我的救命恩人,當年是我在文革被打成右派,下放到那邊,是他幫助了我,如果沒有他,我的這條命早就被困苦奪走了。”

    楊康全和秦書凱說話的時候,從門外走入一位面目慈和的老太太,她身穿軍裝,齊耳短發,舉手抬足間也透著一股利索勁兒,看到秦書凱,不禁微笑道:“老楊啊,家里來客人了!”她是楊康全的老伴,從老太太端莊的外表來看,年輕時候也一定是位風姿綽約的美人。

    楊康全樂呵呵把秦書凱介紹給老伴認識,秦書凱看到時間已經不早了,正準備告辭離去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看了看是馬琳的電話,想到這個小姨子很長時間沒有聯系了。秦書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到了外面。

    馬琳的聲音顯得有些生氣:“秦書凱,你為什么到現在接我電話?”

    “大小姐,有事情啊?”

    “我是想通知你,我明天到紅河,你明天負責接待我!”

    秦書凱怔了怔,他咳嗽了一聲道:“看看能不能抽出時間,我剛到省城,很多事情都沒有理順,你知道……”

    “你在省城,告訴我,你在那邊,我馬上去找你!”

    秦書凱壓低聲音道:“我在軍區的一個領導家里,是胡長達的岳父家里,馬上就出去!”

    馬琳很快就驚訝的說:“你在誰家啊?康爺爺家?”

    秦書凱愣了,看了看外面:“你認識楊康全?”

    馬琳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真是巧啊,你把電話給康爺爺,我跟他說話!”

    秦書凱這下是信了,這世界原來真的很小,于是秦書凱很禮貌的把電話給了楊康全。

    楊康全也沒有想到會是馬琳的電話,馬琳其實現在和他的大女兒的兒子談戀愛,很有可能要成為他的外孫媳婦,看得出來老人對馬琳的印象挺好,接過電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馬琳啊,你這丫頭,好久沒來爺爺家了,哈哈……”。

    可以想象出來,以馬琳的道行想要哄這樣一位老人家開心應該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情。

    楊康全和馬琳聊了十分鐘左右才掛上電話,看秦書凱的目光又有了不同,剛才只是禮貌,現在就是出于一種對下輩的慈祥和溫情,他笑道:“秦書凱,你是馬琳的姐夫!”

    秦書凱愣了愣,顯然是馬琳口無遮攔的老爺子說了些什么,不過他和馬燕之間現在雖然談不上夫妻,可是孩子已經很大了,含蓄的笑了笑,沒有開口承認,也沒有否認,這在楊康全兩口子看來,就等于承認。

    因為突然多了這層關系,彼此的距離又拉近了許多,楊康全邀請秦書凱在家里吃晚飯,秦書凱心里還掛念著回家看老婆的事兒,再加上他不喜歡在人家里吃飯,這樣的氛圍會讓他感到拘束,正準備告辭的時候,楊康全的大女兒的兒子肖成國,就是馬琳現在談的對象過來了,此人三十五歲,現在已經是省委研究室的處長,聽到秦書凱和馬琳的關系,也熱情的挽留他吃飯。

    肖成國聽馬琳介紹過秦書凱和馬燕的關系,雖然沒有成為名義上的夫妻,但是實際上是夫妻,孩子都很大了,于是說,你是馬琳的姐夫,說起來也是我的姐夫,第一次見面更不能走。

    秦書凱看到人家誠心相邀,實在有些盛情難卻,肖成國性格開朗,交游廣闊,極其健談,秦書凱也是一個口若懸河的人物,雖然有所收斂昔日的張狂氣,可機敏和幽默還是無處不在的,原本在他的印象中這些紈绔都是不學無術四體不勤,蒙受祖輩余蔭的廢物角色,可隨著跟這些紈绔接觸的增多,發現其中多數都是一些出類拔萃的人物,想想這也十分正常,他們的父母輩都極其優秀,從遺傳學的角度來說,他們的基因應該不會太差,再加上從小生活的環境不同,眼界自然也就不同,看問題的角度,所站的位置自然比普通人要深遠。

    楊康全和肖成國全都是海量,秦書凱在喝酒個從不含糊的人物,兩碗下肚,已經讓楊康全一家產生了深切的好感。

    楊康全的老伴不飲酒,做好菜后,握著一杯清茶笑瞇瞇看著他們三個,老太太體現出的嫻靜慈祥和楊康全的豪放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在軍人家庭中,這樣的搭配并不少見。楊康全的老伴道:“馬燕最近和馬琳來省城,在我們家里呆過一點時間,那個妞妞很是可愛,我拿她當親孫女兒看待!”

    肖成國笑道:“外婆,你說妞妞那小丫頭,扎著兩條小辮,長的的確是很可愛,我還帶著她去很多地方玩,她整天鬧著讓我給她買糖葫蘆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泰安市| 邓州市| 濮阳县| 安溪县| 台北县| 许昌县| 本溪市| 榆树市| 徐水县| 涪陵区| 平乡县| 方正县| 钦州市| 搜索| 泽库县| 万载县| 顺昌县| 吴江市| 沐川县| 宁乡县| 益阳市| 大理市| 桂林市| 射阳县| 萨迦县| 天津市| 寻甸| 永定县| 乌审旗| 海门市| 三门县| 汕尾市| 通渭县| 罗定市| 武平县| 余庆县| 荔波县| 崇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