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一拍即合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另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屠德隆的案子能早早結案,這個案子查到最后必定會把自己本人給牽出來,這么多年來,自己在開發區到底賺了多少好處,自己的心里是有數的,一點被紀委聞到任何味道后,對自己來說,是相當不利的。

    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當劉大江當上紅河縣的縣長后,自己利用好劉大江這顆棋子,把紅河縣一些已經收到很大影響的舊攤子再收拾起來,對于自己來說,紅河縣有不少經濟收入增長點,自從屠德隆出事后,一切就全都亂了套,這次自己幫了劉大江這么大的忙,以后得到的回報應該也是豐厚的。

    賈仁貴的如意算盤打的好好的,劉大江心里倒也明白幾分,只不過,真到了自己當上縣長的時候,很多事情是不是要對賈仁貴言聽計從,劉大江心里卻也有自己的打算,畢竟這次為了奪得紅河縣縣長的位置,自己也算是大出血,無論如何上任后的頭一件事,就是要把自己損失的所有先補回來再說。

    兩個彼此心里都打著自己小九九的老領導和下屬,在一種故意營造出來的輕松氛圍中又聊了一會后,劉大江主動起身告辭。

    臨走的時候,賈仁貴破天荒的把劉大江送到了自家樓底下,伸手握住劉大江的手說,劉書記,我算是提前恭喜你了,你這個劉縣長上任以后,可要好好的感謝那些對你有所幫助的人。

    劉大江趕緊點頭,緊緊的握住賈仁貴的手說,沒有老領導的提攜,我哪里會有這次的機會呢,這縣長的位置,以前可是連想都不敢想的,這次真是多虧了老領導了,大恩不言謝,等我上任后,一定會好好的報答老領導的。

    賈仁貴聽了這話“呵呵”笑道,劉書記,我是年歲已經大了,對于你們這些老下級,有能力的時候盡力提攜一把也是應該的,謝不謝的,還是等事情辦成了再說吧。

    劉大江又是一陣點頭哈腰的說著恭維話,他明白這種時候,自己到底該說些是應景的話,好在賈仁貴也很給面子,凡是劉大江的所有討好的話,他全都笑瞇瞇的照單全收。

    既然你劉大江能說得出口,我就能聽得下去,盡管彼此心里都明白,各自說話的誠信度有多高,表面上功夫總是要做到家的。

    這邊兩人聊的正歡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就在兩人佇立的樓道口不遠處,有個女人正睜大了兩只眼睛,在黑暗里仔細的看著兩人,又忍不住往兩人身邊走近了幾步,走到一個綠化蔭影中,側耳想要傾聽兩人到底在說些什么。

    這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可就是事有湊巧,賈仁貴跟劉大江在樓道口聊的正歡的時候,被張曉芳給看見了。

    張曉芳是跟著馮燕過來的,馮燕在市區的房子跟賈仁貴家住在同一個小區,同一個棟樓房,只不過相隔了一個單元樓罷了,只不過,馮燕不認識賈仁貴,而賈仁貴自然也不知道馮燕到底是何許人物。

    今天下午,張曉芳在馮燕的酒店里轉悠,因為調動工作的事情一直沒消息,所以這陣子張曉芳一直黏著馮燕,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馮燕不好多說什么,也只好應付著。

    好在,張曉芳倒也不是那種令人討厭的角色,有時候還能幫幫自己的忙,她心里對調動工作的事情也拎的挺清楚,知道跟馮燕著急沒用,主動權其實是掌握在秦書凱的手里,因此跟馮燕一邊調侃著,一邊消磨時光,希望馮燕這里能很快接到秦書凱的好消息,自己就不用在整天在馮燕面前晃悠了。

    馮燕這兩天的關注點轉到了老魚館上,她一分錢都沒掏,就成了老魚館的法人代表,這一切包含了秦書凱對自己的多少信任,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最近這陣子,她長長夜不能寐,腦子里考慮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怎么才能把老魚館辦好,辦的比以前更加紅火,掙更多的錢,用經濟效益來回報秦書凱。

    因為老魚館周圍的道路工期還有一周的時間才能結束,所以馮燕決定回市區的家里多拿些衣服再去紅河縣,一旦老魚館重新裝潢后,正式營業起來,只怕自己就沒有空閑時間經常回來來了。

    聽馮燕說要回市區的家里,張曉芳趕緊貼上來,也要跟著,馮燕實在是拿她沒辦法,只好讓她跟著一道回來。

    一路上,張曉芳不停的抱怨說,馮燕,現在的人啊,實在是太勢利眼了,以前屠德隆在開發區當一把手的時候,誰見了我這個領導的弟媳婦都要客氣三分,就連我們單位的一把手,巴結我就跟巴結姑奶奶似的。

    現倒好,一下子從十里香的人物變成了狗不理了,到了單位后,連打掃衛生的勤雜工看你的眼光都有些不客氣,狗日的,這是什么世道,簡直就是一群豬,勢利眼看人。

    馮燕對張曉芳這番抱怨的話聽的早已熟透了,也只能安慰說,或許是你自己多想了,這世道人人過自己的日子,哪里有多少人會把注意力放在你張曉芳的身上呢?

    張曉芳見馮燕一副不信的口氣,著急的口氣說,馮燕,你可別以為我這是在暗示什么,催你給秦縣長打個電話探聽消息,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反正我是已經想好了,在工作調動手續辦理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再到那樣的破單位去了,最后一次去單位,一定是辦理調動手續。

    馮燕沖著張曉芳笑笑了,搖搖頭,對于張曉芳的心無城府和口無遮攔,她大多數時候也只能一笑置之。

    張曉芳跟在馮燕的身后,在天色漸黑的時候到了馮燕住處樓下,馮燕在前面走著,手里拎著東西準備上樓,卻看見張曉芳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定住了一樣,站在樓底下一動不動的轉臉看著什么。

    馮燕站在樓梯上招呼說,張曉芳,你干什么呢?這都什么時候了,趕緊上樓休息了。

    張曉芳卻沖著她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馮燕有些好奇的重新走下來,站在張曉芳身邊,順著張曉芳的眼神望去,看見隔壁單元樓的樓道門口,有兩個男人正聊的熱乎。

    馮燕低聲問道,你認識人家?

    張曉芳點點頭,又使勁的搖搖頭,這可把馮燕給弄糊涂了,張曉芳這是著了什么魔怔,連到底是不是認識人家都不知道,竟然還站在這里像個花癡似的看了半天。

    馮燕伸手拉了張曉芳一把說,好吧,趕緊走吧,被人家看見了,把你當成什么人了。

    張曉芳解釋說,他們不認識我,可是我認識他們。

    馮燕說,算了,站在這里什么都聽不到,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話上樓再說吧。

    張曉芳依言跟著馮燕上了樓。

    到了樓上,進入馮燕家客廳后,張曉芳一邊換鞋,一邊疑惑的口氣說,實在是太奇怪了,劉大江怎么會跟賈仁貴聊的那么親熱?這兩人以前可是對面不啃西瓜皮。

    馮燕倒是聽說過賈仁貴其名,多少知道他跟秦書凱之間是不和的,聽張曉芳這么一說,馮燕立即問道,剛才那兩人里頭,有一個是賈仁貴?

    張曉芳點頭說,是啊,所以我才會感覺奇怪。

    馮燕換好拖鞋坐到客廳的沙發上,一邊換上家居服,一邊問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賈仁貴隨便跟誰聊聊天,那都是人家的自由,你管得著嗎?你呀,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哪來的那么多奇怪的事情?

    張曉芳似乎沒聽見馮燕的疑問句,充滿疑惑的口氣對馮燕說,馮燕,你知道嗎?劉大江是誰嗎,紅河縣的縣委副書記,此人一直深受秦書凱的重用,以前屠德鈞沒出事的時候,經常說起賈仁貴其實是看不上劉大江的,而劉大江也絕對不是賈仁貴的人,可是既然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親密的關系,為什么這么晚了,劉大江會到賈仁貴家里來?

    最重要的是,賈仁貴還親自把他送到樓下,兩人之間的關系看起來挺親熱的,這也實在有些太蹊蹺了吧?

    馮燕此時已經聽出了張曉芳話里的意思,拉著張曉芳一同坐到沙發上,正色問道,你是懷疑……?

    張曉芳點頭說,馮燕,我只是感覺這兩人沒什么理由在一塊聊的這么開心,所以才會覺的奇怪,難道你聽我說完他們之間以前的不和諧關系,你不會覺的這件事有些奇怪嗎?

    馮燕抿了抿嘴巴說,說不定,人家劉大江既是秦書凱的人,跟賈仁貴也是朋友呢?畢竟賈仁貴以前在紅河縣當過縣長,跟下屬有幾分私交也是可以理解的,官場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

    張曉芳搖頭說,不對,事情絕對不會這么簡單,自從秦書凱到紅河縣后,劉大江一直對秦書凱靠的很緊,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秦書凱也不會把洪澤湖資源共同開發區這么重要的項目交給劉大江負責,他今天跟賈仁貴在一起一定有文章。

    馮燕心里聽張曉芳這么一說,也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于是建議張曉芳說,既然你心里有些懷疑,不妨打電話給秦書凱說說,正好問問你的工作情況到底弄的怎么樣了,省得你整天粘著我。

    【作者題外話】:今日三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云安县| 安仁县| 临夏市| 麦盖提县| 镇康县| 西畴县| 体育| 潜山县| 马龙县| 台中市| 云浮市| 安岳县| 定陶县| 新竹市| 寿宁县| 大兴区| 茶陵县| 元朗区| 海盐县| 南投市| 宁城县| 桂阳县| 教育| 类乌齐县| 鄂州市| 海林市| 巨野县| 永年县| 达州市| 忻州市| 乐平市| 成安县| 烟台市| 云和县| 亳州市| 莱州市| 于都县| 丘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