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重注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當的雜技節目甚為精彩,博得了一片熱烈的掌聲。之后又報出了下一個節目——魔術。隨著徐徐拉開的大幕,衣著筆挺的魔術師風度翩翩地走上舞臺,手中平端一個盤子并覆蓋了一塊紅綢布。但見他將盤子放在桌面上,向觀眾行過禮后,揭開紅綢,只見盤中放了3只九龍杯,隨后掏出了一只道具手槍對觀眾微笑著說:“只要我槍聲一響,我想讓九龍杯飛向哪里,它就會飛向那里,不信,請看……”。

    余音未落,他隨手向九龍杯就是一槍,而在眾目睽睽之下,3只九龍杯在桌面上平空少了一只。正當觀眾驚詫不已之時,魔術師走下舞臺,徑直來到第四排的皮羅涅斯庫前面,微笑著說:“那只被打飛的九龍杯現已到了這位同志的皮包里,不信,就請這位同志打開皮包看看。”

    在無奈之下,皮羅涅斯庫只好打開手提包佯裝查看,然后,“不無驚奇”地拿出了那只九龍杯,就這樣九龍杯失而復得,而總理智取九龍杯的故事也就此傳為佳話。

    但是,這些杯子還是被傳了出來,現在在民間的有一半以上,至于真實的數字,無人知道,那是國家的機密。

    盧書記捧著這只杯子說,狗日的,這可真是寶貝啊,好,我收下了,走了之后有什么事情給我聯系,哈哈,這么珍貴的東西,如果不是一般的感情我是不會舍得送給別人的。

    秦書凱瞧著盧書記一臉興奮的表情,看出盧書記對禮物的滿意,心里也放心了不少,盧書記這條線是好不容易拉上的,以后說不定有大用處,下些重注也是有必要的。

    秦書凱從盧書記那里回來后,順道去了一趟市紀委敬書記的辦公室,把盧書記讓趙總有困難的時候就找湖州市市委辦一把手劉主任幫忙的消息傳遞到敬書記那里。

    敬書記聽后,自然是對秦書凱充滿感激,熱情的握著秦書凱的手,一定要請秦書凱吃完飯再走。

    秦書凱笑道,敬書記太客氣了,兄弟之間相互幫助是正常的事情,要是這點小事還要吃飯的話,豈不是咱們兄弟之間見外了。

    敬書記聽了這話,趕緊應承說,那倒也是,以后有機會咱們兄弟再好好聚聚。

    敬書記心里明白,明面上秦書凱是個縣長,跟自己稱兄道弟似乎自己吃了點虧,可秦書凱的背景他心里多少聽說了些,官場中,說不準就有用得著旁人的時候,既然秦書凱主動跟他稱兄道弟,他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而對于秦書凱來說,既然心知唐小平有可能要當市委書記,在市里多幾個眼線,對自己來說不是什么壞事,市紀委書記的職位是相當重要的一個領導職位,只要敬書記能領自己的情,跟自己相處融洽,以后諸多事情自然也會方便些。

    從敬書記辦公室出來后,秦書凱讓小蔣把自己送到馬燕家里,讓后對小蔣說自己打發時間去吧,到時候自己會回家的。

    司機很多時候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小蔣于是把車停到市委大院后,去看賣羊肉串的老李的女兒,畢竟自己對這個女孩那是很有意思的,雖然她的父母是普通的人,但是小蔣不在乎,認為這個女孩自己就是喜歡。

    到了老李家里,一家也很是高興。

    吃完飯后,小蔣被老李熱情地拉下來一邊喝茶一邊下象棋,說實在的,老李這臭棋簍子,也就跟小蔣這根本不會下的人玩玩。至于老李的女兒李巧則乖巧地陪著母親一起忙活收拾碗筷去了。

    一把棋輸了以后,小蔣只覺得肚子里湯水酒水茶水鬧騰地緊,讓老李先等等,自己跑去廁所開閘放尿先。

    老李家的廁所在屋子的后面,獨立的小房間,穿過一道小走廊后,有些頭腦迷糊的小蔣晃蕩著就推開了廁所的木門……

    “呀!”

    一聲清脆驚慌的聲音傳進小蔣耳朵,猛地一抬頭,小蔣立馬呆住了。

    眼前赫然是剛剛沐浴完的李巧,此刻小美人全身上下不著寸縷,四十瓦的小燈泡雖然光線不夠明亮,但足以讓小蔣看清那具充滿青春活力的雪白嬌軀。烏黑油量的秀發垂在腰際,椒狀的酥乳被李巧匆忙地用手遮掩,卻難耐其豐滿,成了圓潤的餅狀。毫無贅肉的平滑小腹下,李巧另一只手遮蓋住了那片茂密雨林,一對渾圓的大腿緊緊夾住了性感地帶。

    李巧不知道,她這樣的一個動作,更加增添了若隱若現的誘惑力。

    蔣本就喝酒有些頭暈,激素荷爾蒙分泌加速,此刻見到李巧青澀的女體,不由地咽了咽口水,一股子暴戾占有的欲念騰然升起。大哥……快出去呀……”李巧轉過身去,但又怕被看到自己的圓部,不由得快急哭了。

    聽到女孩這清脆不帶絲毫雜質的哀求,小蔣的雙眼才平復下來,深吸一口氣壓制住沖動的欲望,小蔣立馬關門退了出去。

    在屋外靜靜等了會兒,穿著好了的李巧才低垂著頭走了出來,紅暈一直蔓延到女孩的耳根。

    小蔣歉疚地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巧細弱蚊吟的“嗯”了聲,“我……我知道的……大哥是好人……”

    “好人么……”小蔣苦笑著嘀咕了句,“小巧,以后賺了錢買個好房子吧,貸款也可以,你一個女孩子家,總跟你爸媽住一起也不方便。”

    “嗯……”女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一副受傷小綿羊的可憐模樣,惹人憐惜。

    小蔣嘆了口氣,“也晚了,你早點休息吧,我上個廁所也回去了。”

    “嗯……慢走。”女孩的聲音還是柔柔的,卻是真能把男人的骨頭都麻酥了。

    撞見李巧洗澡,讓小蔣徹底清醒了過來,心里載著絲對純情女孩的愧疚,小蔣在老李夫婦的送別下走出了院子回家。

    關上門后,老李夫婦卻是談起了小蔣。

    李嬸有些憂慮地道:“老頭子,你說咱小巧是不是喜歡上小蔣了,怎么看小蔣的眼神都是個喜氣兒呢。”

    “看上才好,人家跟我們小巧不挺配么!”老李呵呵笑道。

    “你說什么呢!小蔣人好是好,可不也是司機,咱小巧馬快大學畢業了,你難不成讓小巧以后嫁給做司機的!?”李嬸氣惱地道。

    老李不悅地抽了口煙,“怎么了,你看不起做司機的,他可是領導的心腹,小蔣幫了我們這么多,要不是為了咱家,他上次能進派出所!?”

    李嬸見惹了老伴生氣,不再多說什么,可心里卻是打定主意,堅決不能讓女兒跟小蔣在一起,大不了,多請小蔣吃幾頓飯,補償一下小蔣。

    老夫妻倆不知道,他們的寶貝女兒李巧,此刻卻是在樓上的窗戶口偷偷站著,臉紅心跳地目送小蔣離開呢。

    出了門以后,小蔣感到很需要發泄,于是一路直奔西區最繁華的商業街,那也是破敗的西區唯一拿得出手的街道,被稱為“酒吧一條街”。

    燈紅酒綠的夜生活已然彌漫,花花綠綠的裙擺,五花八門的香水味,一進入酒吧街,都市的氣氛便席卷而來。

    小蔣并沒有像其他年輕人一樣或是明目張膽,或是悶騷偷窺地對街道上那白花花的女人大腿流口水,而是徑直走到了一家名為“rose”的酒吧門口。

    酒吧的霓虹燈招牌做得并不算很耀眼,只能算中等規模的酒吧流露出幾分曖昧的氣息,五光十色的玫瑰花朵狀燈光點綴在廣告牌上。

    進了酒吧以后,小蔣熟絡地沿著邊走到酒吧吧臺邊,貼著角落坐下。

    “蔣哥,你來啦。”穿著黑色西裝馬甲的年輕調酒師見到小蔣,露出一個熱情的微笑,同時送上一杯水,“我們老板娘都等你很久了。”

    小蔣沖他笑了下,接過玻璃杯喝了口水。

    小趙圓圓的臉上幾顆青春痘仿佛都跟著在笑,竊聲對小蔣道:“哥,有空教教我,你用什么手段連咱老板娘都能泡上的?要知道這普安市里對咱老板娘有興趣的男人很多,這么多年都沒見咱老板娘對個男人這么上心過。可如今,……”

    “別胡說,我跟老板娘沒你想的那么多事……”小蔣無奈地淡淡回道。

    小趙一副“打死我都不信”的表情,緊接著又唏噓,“唉……哥,說實在的,你這冷酷勁真是到家了。能泡上咱老板娘這樣的國色天香,哪個男的不得天天粘乎乎的。也就你,這么難得來一次,還讓美女老等著你。要不怎么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呢,這話放女人身上也適用啊……”

    正當小趙一副情圣模樣夸夸大談的時候,一個嫵媚而不失威嚴的婉約嗓音從他背后傳來,“小趙,你說你的工資還能被我扣幾次?”

    小趙仿佛被電流穿過了身體,頓時傻了,一回過神,立馬閃過到一旁,繼續裝模作樣認真調酒,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但他額頭的冷汗卻昭示了他心中的膽怯。

    一身現代感十足的瑰麗色旗袍,隱約從那開衩到大腿根流露出的嫵媚性感,飽滿的胸脯纖美的腰肢,搭配那張瑩潤如同精心刻畫瓷器的臉蛋,齊肩帶幾縷淡紫的秀發,就是這樣一個畫中人般的年輕女人,款款走到了小蔣面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格尔木市| 麻城市| 乡宁县| 孝感市| 星子县| 唐河县| 江城| 象山县| 会泽县| 文昌市| 福清市| 榆社县| 全椒县| 深泽县| 凉山| 柏乡县| 土默特左旗| 十堰市| 大足县| 深圳市| 互助| 沁阳市| 班玛县| 河北省| 当涂县| 南丰县| 平阳县| 蒙城县| 宝清县| 遂昌县| 青铜峡市| 边坝县| 陈巴尔虎旗| 青浦区| 民乐县| 酒泉市| 汪清县| 成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