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不聽解釋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程浩文有了秦書凱的話,當即就給劉春花打了電話,那就是調查有問題的幾個干部,現在可以采取措施了。

    跟秦書凱預料的一樣,常委會開完后,鄔大光從秦書凱的堅決態度里,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再有之前市委唐書記的指示已經下達,即便是秦書凱不指派他親自出面處理此事,他也有些呆不住了。

    當晚,鄔大光親自來到了死者的家里,想要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一下,讓事情有個結果。那是一個怎么樣的家庭啊?死去的男人是家里的男主人,今年只有四十出頭的年紀,兩個孩子都在上學,妻子常年身體有病,就指望著家里的頂梁柱掙錢來支撐家里的一切開支,現在頂梁柱沒有了,家里的情況凄慘可想而知。

    死者有兩個哥哥,其中一個在當地是有名的混混,經常參與一些民間放貸,幫人要債之類的勾當,也被公安局逮捕過幾次,此人性格火爆,在當地的黑道上有一定的威望,所以當他的弟弟出事后,他立即成了這個家里最見多識廣的代言人。

    接待鄔大光的人,正是死者的哥哥。

    鄔大光來之前是提前通知的,因此,當然踏著夜色進門的時候,死者家那小小的兩居房子里,已經坐滿了人,除了死者老婆孩子和兩個哥哥外,死者的父母也來了,看得出來,大家都想要在今晚的談判中獲得自己想要的結果。

    鄔大光一進門便聞到一股說不出的難聞氣味,他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并沒有出聲,而是在提前趕到的工作人員拿出來的一張椅子上,在門口位置坐下來。

    這個位置是之前就計劃好的,安排見面事宜的時候,下屬擔心一旦死者家屬情緒失控,可以保護鄔大光立即從門口撤離。

    現場的氣氛一開始有顯得有些不和諧,鄔大光主動伸出手去跟死者家屬代表握手,卻被死者的哥哥拒絕了。

    死者的哥哥說,鄔區長,握不握手的并不重要,現在自己的弟弟已經死了這么多日子了,卻還是不能入土為安,今晚鄔區長親自過來,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

    鄔大光有些尷尬的把手縮回來后,打著官腔說,你說的很有道理,其實,這件事總體說起來,也是個意外事故,畢竟誰也不會希望出現這樣的結果,你們說是不是?

    鄔大光越是想要制造一種稍稍和諧些的談話氛圍,對方越是不領情,估摸著是仗著諸多媒體記者在背后撐腰,死者的哥哥開門見山的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那就是必須懲罰辦事處和采取辦的主要領導。

    鄔大光見對方擺出咄咄逼人的架勢,心里不免有些不痛快,一介草民,自己屈尊過來跟他們談條件,那是抬舉這家人了,沒想到這家人卻蹬鼻子上臉起來,簡直不是個東西。

    鄔大光并不想給心目中的刁民任何機會,于是表態說,賠償的金額是已經確定的,處理的意見,區委也有了討論結果,你們提出要處罰辦事處和拆遷辦的一把手領導這個要求,是不合理的,區里領導也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死者哥哥一聽這話,情緒立即有些激動起來,他沖著鄔大光大聲說道,狗日的,那還有什么好談的,我們提出的條件,你們壓根就沒考慮,說來說去,還不是那幾句話,要我看,你們區里根本就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我大哥可是被你們辦事處和拆遷辦的人給活活逼死的,這么一條人命,你們想要花點錢就把事情給了了,我告訴你,門都沒有。

    鄔大光在浦和區當了這么多年的領導,也算是老資格了,從來沒有哪個下屬或者是百姓敢當著他的面用這種不客氣的口氣說法。

    他是真的有些壓抑不住內心的惱火,沖著死者的哥哥說,你們也別得寸進尺,你們以為到處鬧鬧,找些記者過來報道這件事就能解決問題,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這樣的做法是違背社會穩定大原則的,不要以為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們要是再這樣胡鬧下去,區委對這件事必將采取嚴厲的態度。

    死者的哥哥聽了這話,一下子火冒三丈起來,從自己的位置上跳起來說,狗日的,什么違背社會穩定,你們區里不是派出公安局抓我們好幾回了嗎?你鄔區長要是有本事,就把我們全家上下幾十口人全都抓起來,只要有一個人能說話,我們就絕對要為我弟弟討還一個公道。

    鄔大光咬牙切齒的口氣說,我可是代表區委區政府過來的,你們要是這樣的態度說話,底下還怎么談?

    死者哥哥怒吼道,談什么談?人都死了?你們居然還想要官官相護,我告訴你,不管是你們什么級別的領導過來,只要不處罰那兩個逼死人的領導干部,我們家絕對不可能答應。

    這話一說出來,底下基本沒有什么和談的必要了,擺明了,兩方在是否處罰干部的問題上,根本就不可能達成一致意見。

    瞧著滿懷希望的談話變成這樣的結果,死者家屬的情緒都激動起來,死者的父母老淚縱橫的站在一邊,喋喋不休的訴說著政府在出事后的一系列寒心舉動,死者的老婆孩子也在一邊痛斥區里的干部,打著來商量解決問題的旗號過來,卻從不為老百姓的利益考慮半點。

    現場秩序有些混亂起來,出于安全角度考慮,鄔大光只好暫停談話,從死者家里出來。

    辦事處的書記柳承敏就站在門外一直候著,眼看鄔大光從屋里出來,趕緊跟上來,想要打探一下消息,畢竟這次的談判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一旦上頭的領導決定不保他,他立即就成為一無是處的棄子,仕途是不必說了,能不能保住安全,有個養老的吃皇糧的工作保障都還是個問題。

    鄔大光一眼瞧見了辦事處書記,卻并未停下腳步,只是一邊吩咐說,安排幾個人關注這家人的一舉一動,有什么情況,立即向我匯報。

    柳承敏見鄔大光說話的口氣相當不高興,不敢多問,趕緊應承說,放心吧,我之前就已經安排了。

    鄔大光又說,不管采取什么辦法,一定不能再讓這家人鬧下去了,死者必須盡快火化,我就不信了,還對付不了這幫刁民。

    柳承敏趕緊順著鄔大光的口氣說,鄔區長,我也是這個意思,實在不行的話,就讓派出所的人把有心鬧事的人先抓起來再說。

    鄔大光聽了這話,回頭沖著柳承敏瞪了一眼說,你整天就知道抓人,如果抓人能解決問題,還用得著我親自跑這么一趟嗎?辦事動動腦子好不好?做事不能整天想到動粗。

    柳承敏不敢多說一句,只能低下頭任其訓斥,這種情況下,不要說挨頓領導教訓,就算是挨頓打,只要能保住自己頭上的烏紗帽,也是值得的。

    盡管鄔大光晚上臨走的時候,一再的囑咐柳承敏注意動靜,第二天還是出事了。

    區長鄔大光親自出面解決問題,卻還是跟原本跟死者家屬談條件的家屬同樣的說話口氣,讓死者家屬都感覺到官官相護的心寒,事實擺在眼前,若想要讓辦事處和拆遷辦的領導為自己曾經的野蠻錯誤負責,必須要鬧出更大的動靜來才行。

    從某種程度來來說,鄔大光的這次談話成了事件擴大話的導火索,這樣的效果,恐怕是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死者家屬再次組織眾人準備到市政府門口鬧事,被負責監督的辦事處工作人員強行阻攔,于是雙發發生了強烈的肢體沖突,兩方隊伍各自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傷亡。

    圍觀的老百姓眼睛是明亮的,在一邊起哄的同時,把辦事處的幾個工作人員推來推去,直接導致死者家屬一方強行沖出包圍圈,沖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大門口再次喊冤。

    唐小平接到匯報,氣的七竅生煙,昨天剛因為這件事跟浦和區委的領導交代過,這一大早就居然又把市委市政府的大門給堵上了,這幫底下的混蛋都是吃干飯的嗎?

    唐小平立即讓人通知浦和區委書記秦書凱過來,如果換了別的區委書記,他早就發狠話了,讓他不處理好問題的話,干脆主動讓位好了,可是對秦書凱,他卻不敢隨便說出這么重的話來,畢竟那是政府黨組成員,也是省管的干部。

    秦書凱對于發生的情況了如指掌,很快趕到唐小平的辦公室,一大早的聽到消息后,他就猜到唐小平會召見自己,所以唐小平的秘書打電話的時候,其實他已經在來市委市政府的路上。

    一見到秦書凱,唐小平就斥責的口氣說,秦書記,你自己過來看看,堵在市委市政府大門口的是你浦和區的老百姓吧?你就是這么給我解決問題的?怎么問題越解決反倒越嚴重呢?

    秦書凱直言道,唐書記,現在浦和區的干部那是抱成團的想捂住這個事情,自己剛去,很難指揮得動底下一幫人,昨天區委的常委會議上還是同樣的局面,那就是鄔大光大權獨攬,我只能交給鄔大光處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达尔| 宕昌县| 汝南县| 太康县| 翁牛特旗| 微博| 台安县| 安仁县| 神农架林区| 绵阳市| 永昌县| 兴安县| 北宁市| 弥勒县| 卢龙县| 包头市| 增城市| 电白县| 乐东| 永春县| 新兴县| 谢通门县| 靖西县| 湘潭县| 木兰县| 尼木县| 普宁市| 如皋市| 镇江市| 砀山县| 资阳市| 黄龙县| 长汀县| 五台县| 大理市| 永宁县| 班戈县| 驻马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