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說情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賈仁貴瞧著季云濤說了一半的話又咽了回去,心里倒也明白,季云濤原本跟秦書凱關系也算是密切,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季云濤的心里一定是不太舒暢的。

    賈仁貴想到這里,只能隨口安慰季云濤幾句,事情既然出來了,想辦法解決問題就是了,即便是多想其他也是無益。

    季云濤聽著賈仁貴的話,不由想起上次兒子回家的時候跟自己說過的一番話。

    季軍當時用一種相當不悅的口氣對自己說,老爸,秦書凱那小子實在太不是東西了,剛跟劉丹丹離婚了,居然就翻臉不認人了,我找他幫忙弄工程上的事情,他壓根就不給我半點面子,這種忘恩負義的小人,無論如何,我要想辦法教訓他一頓。

    季云濤當時并沒有把季軍的話當真,他這個兒子一向是個性格沖動的人,做事經常憑著自己的喜好去做,要是他隨便說句話,自己就放在心上,那才真是多此一舉。

    見季云濤沒有搭理自己,季軍有些陰郁的沖著他笑笑說,這次,我跟幾個朋友背地里給那個混蛋秦書凱下了個套子,眼瞅著著孫子就要遭到報應了。

    季云濤現在想起當時季軍說話的神情,再想想當時的那個時間段,不正是秦書凱被誣陷進了省紀委之前的時間嗎?

    季云濤忍不住搖頭,自己的一對兒女,居然沒有一個是省心的,季軍整天忙著開公司掙錢,稍有什么不順心的就要跟這個斗那個斗,自己這些年到底幫他擺平了多少事情,自己已經記不清了,只不過這次的事情,到底回事以什么樣的方式有個結果出來,連自己都難以預測。

    還有劉丹丹,秦書凱多好的一個有為青年,她偏偏要為了一個小白臉把好好的家庭給拆散了,現在弄的三十大幾的女人,居然連個家都沒有,自己看著著急卻又無計可施。

    季軍和賈愛軍都不是那種能吃得了苦的角色,在公安局的看守所里只熬了一天,居然就全都坦白交代了出來,當初是誰提議給秦書凱送了一百萬,又是誰去實施,誰幫忙出主意等等,全都一五一十記錄在冊,并且各自按下了印章。

    手里有了三人的招供材料,馮局長的心情放松了不少,畢竟這三人里面有兩個是身份特殊的,這個案子要是稍微弄的有些差錯,自己頭上這頂烏紗帽說不好還真會有危險。

    馮局長心里有底后,再從頭回想這件事的經過,心里不有有些嘀咕起來,不知不覺中,自己似乎就成了秦書凱的槍桿子,想想看,秦書凱表面上是在幫自己的妹妹馮香妞,可是實際上明明是一箭雙雕,順帶著把自己上次遭到誣陷的仇給報了。

    馮局長不有在心里暗嘆秦書凱的狡猾,事情做的如此滴水不漏,自己硬是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辦公桌上擺著結案材料,馮局長伸手撥通了秦書凱的電話號碼。電話很快接通了,秦書凱那偽裝溫和有禮的聲音從電話聽筒里傳出來:

    “您好!馮局長是嗎?今天怎么有空打我的電話?”

    “怎么?秦書記似乎不太愿意接到我的電話啊?”

    “哪里,哪里,馮局長多想了,你是馮香妞的三哥,我是馮香妞的朋友,就沖著這一條,我也不敢不情愿接聽你的電話啊。”

    電話里響起馮局長那爽朗的笑聲。

    馮局長說:“秦書凱,我也是在公安隊伍里混了這些年,可從來沒遇見你這么狡猾的角色,一個月亮灣商業圈的項目鬧出這么多的是非來,你現在有何感想啊?”

    秦書凱聽馮局長這么一說,心里立即明白了幾分,盡管馮局長這人頭腦不算靈活,想問題的時候也有些后知后覺,好在,他總算是繞過彎來了。

    秦書凱忍不住對著電話笑道:

    “馮局長果然是官場老油子,我這點小把戲這么快就被你看出來了,不過,你也不能冤枉我,人是你抓的,咱們都是為了幫助馮香妞罷了,你要是認為這件事我有什么個人私心在里頭,你完全可以現在就把人給放出去嗎?”

    馮局長見秦書凱一副開玩笑的口氣,有些沒好氣的說:

    “拉倒吧,你就別拿我妹妹馮香妞當擋箭牌來遮掩你的險惡用心,你當初讓馮香妞打電話給我抓人的時候,是不是已經想到了后頭的幾步?現在你倒是爽快了,讓我隨便可以放人,可事情已經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來,我一個小小的公安局長想要放人就能隨便放出去嗎?”

    秦書凱笑道:“是啊,事情鬧到現在這種地步,上頭沒有領導發話,的確是誰都不敢私自做主的,但是你馮局長也并沒有損失什么,反倒是抓了季軍后,在整個江南省只怕會威望大升吧,畢竟不是哪個市一級的公安局長都敢抓了省委宣傳部長的公子的?”

    馮局長想想,秦書凱說的話還真有幾分道理,他不得不在心里佩服這小子的狡詐,幸虧自己現在跟他算是同一戰線的人,要是跟這種人成了敵人,自己哪里是他的對手?

    馮局長有些無奈的口氣說:

    “秦書記,以后要利用別人的時候,請提前招呼一聲,省得別人幫了你大忙,卻連一聲謝謝都討不到。”

    秦書凱聽了這話笑道:“有人主動幫我的忙,說明我平常積下的善緣比較廣,馮局長倒也沒必要想的太多,反正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相信這件事很快上頭會有個指示下來,到時候,馮局長只要照著上頭的指示辦,市里個別領導就算是心里有些想法,也是無可奈何啊。”

    馮局長心里明白,秦書凱這說的是這件事過后,市委副書記夏邦浩必定會對自己有些成見,好在自己也是有靠山的人,夏邦浩要是隨便想要給自己小鞋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剛放下馮局長的電話,秦書凱又接到了賈仁貴的電話,賈仁貴在電話里熱情的表示今晚想要請他吃頓飯,秦書凱立即聯想到賈仁貴是季云濤一手提攜起來的親信,心知這個時候老甲魚賈仁貴請自己吃飯,必定是跟季軍的事情有關。

    秦書凱心里原本也惦記著季云濤的面子,并不想對季軍采取什么過分的舉動,如果不是季軍主動挑釁實在是讓人忍無可忍,他也不會在背后動心思。

    秦書凱沖著電話爽快的答應說:“誰請吃飯都可以推掉,獨有賈部長請我吃飯,我就算是推掉所有事情,也一定要親自到場才行啊,賈部長的面子,我秦書凱是一定要給的。”

    賈仁貴心里明白,秦書凱也是個比較戀舊的人,雖然這次他跟季云濤的兒子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很有可能以后就算不得是季云濤這個圈子的自己人了,可是賈仁貴心里卻有自己的分寸,眼看著季云濤年紀就要到線了,秦書凱雖然現在職位沒有自己高,卻是后生可畏,居然能從省紀委繞一圈平安無事的回來,這種本事并不是每個官員都有的,所以,在賈仁貴的心里認為,跟秦書凱保持良好關系也是有必要的。

    賈仁貴請客吃飯的地點居然是在家里,秦書凱還是頭一次進賈仁貴的家門,進入一個柵欄門后,眼前是一個三層高的小別墅。

    別墅的外觀是白色,從一樓到三樓的幾個大窗戶外圍都弄了放置花盆的架子,從外觀咋看上去,整個小樓看起來相當的有看頭,左右對稱盛開的鮮花讓整個小別墅看起來多了幾分不一樣的風景。

    從一樓的臺階上去,進門就是一個碩大的客廳,整個客廳的面積少說也有五十平方吧,擺放了幾張乳白色的真皮沙發和一個大電視掛在背景墻上,簡單的家具擺設讓整個客廳看起來簡潔大方。

    賈仁貴是在自家用于吃飯的餐廳招待秦書凱的,盡管是自己家用的餐廳,整個環境的設置卻并不比一些高檔的酒店包間差。

    六米左右長的長條桌子,看起來像是西方家庭聚會時才用得上的大桌子,桌子中間的鮮花正開的燦爛,看得出來,賈仁貴為了今晚請秦書凱吃飯,也是特意收拾了一番的。

    餐廳的桌上已經擺放了一些看起來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聽見秦書凱從門外進來的腳步聲,賈仁貴立即從餐廳里迎了出來。

    秦書凱進門后,沖著賈仁貴笑道:“賈部長果然是好情趣,有這么好的房子住著,可真是抵得上美國總統的待遇了。”

    賈仁貴見秦書凱一進門就調侃自己,趕緊辯解的口氣說:

    “黃兄弟這是拿我開心啦,人家美國總統的白宮和莊園,可是跟我不是一個檔次的,我這充其量也就是中國社會的一個土地主而已。”

    秦書凱見賈仁貴形容自己是土地主,忍不住笑道:

    “賈部長說話果然是一針見血,依我看,你比那些地主可是強多了,那些地主手里只有土地和鈔票,可你不僅有這些,還有所有地主都沒有的公共權力,有了這幾樣,賈部長真是夫復何求啊。”

    賈仁貴瞧著秦書凱跟自己說話,也是一副沒有任何遮攔的口氣,心里倒也聽樂意的,只要秦書凱對他不見外,底下的一些話題就好談了。

    【作者題外話】:今日三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沾化县| 保定市| 抚顺市| 米林县| 怀化市| 启东市| 东丰县| 长治县| 洛川县| 石门县| 兴国县| 上饶市| 嘉义县| 交口县| 扶风县| 水富县| 东乡族自治县| 吴忠市| 乐安县| 中江县| 明光市| 白银市| 桂东县| 龙胜| 聊城市| 深泽县| 饶阳县| 饶河县| 东兴市| 金平| 江川县| 大田县| 开江县| 绍兴市| 常州市| 乌兰浩特市| 宕昌县| 三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