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3章 狠的角色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呂嘉怡卻繞過桌子,徑直來到秦書凱的面前,往男人的大腿上一坐,將男人的一只手主動覆蓋在胸前的一只大白兔上。既然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哪有不上的道理,男人二話沒說,直接抱起女人直奔臥室。

    一周后,蔣耀東那邊有了消息,是他湖州那邊黑道兄弟上干的事情,逃不過他這個湖州地面上黑老大的眼睛,幾天的功夫底下人就把參與此事的兩個人從外地給抓了回來。

    聽底下人匯報說,人已經帶回到湖州市后,蔣耀東直接跟秦書凱打電話,問他,這兩人抓到了,現在如何處置?

    秦書凱聽后,心里相當興奮,立馬決定派出自己人去湖州把犯罪嫌疑人給接過來,蔣耀東能給自己面子,把這兩人抓到,自己已經是感激不盡了,至于底下的事情,就不勞這位湖州市的黑老大費心了。

    秦書凱對蔣耀東連聲說謝的時候,蔣耀東也不客氣的回應道,大家都是相互幫忙罷了,這么客套倒是有些見外了。

    秦書凱明白蔣耀東話里的意思,若不是沖著湖州市的市委盧書記跟自己這番交情能幫得上他蔣耀東的忙,他倒也不一定就會給自己面子。反正人是已經到手了,下一步按照原先的計劃行事就是了。

    林家安按照秦書凱的指示,去了一趟湖州,為了遮人耳目,這次他們開的是一輛從里到外都貼上防曬膜的商務用車,里面的空間足夠大,塞兩個人在后排座位上,不管是什么人從外頭都看不出什么端倪來。

    當天下午六點十分左右,載著曾經對劉大江下手的兩個湖州混混被悄悄的帶到了紅河縣的一棟租用民房里。

    秦書凱透過房間的探孔親眼見到了兩人的真容,兩人都是二十多歲的年紀,一個是齊耳長發,一個是禿頭,禿頭的右邊耳朵上打著一個耀眼的耳釘,看起來是星星形狀,長頭發的脖頸上刺著一個說不出什么圖騰模樣的刺青,形狀跟長頸鹿的造型有些相似。

    這兩人的特征,和劉大江的司機跟公安機關交代的特征沒有任何誤差,秦書凱確定,這兩人就是對劉大江下手的人。他的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氣,事情進行到這一步,底下很多事情就好辦多了。

    他囑咐林家安,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這兩人對劉大江下毒手的詳情全都拷問出來,尤其是幕后主使者,一定要說的很具體,然后錄像下來,省得兩人以后有翻供的時候。

    林家安見秦縣長想的周全,會意的點頭說,放心吧,秦縣長,刑訊逼供的事情,我最在行了,對于這種喪盡天良的家伙,絕不能手軟,不出二十四小時,必定讓他們一個個都把實話給禿嚕出來。

    秦書凱點頭說,行,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安排一個人注意觀察周圍的動靜,有什么情況立馬向我匯報,一定要注意隱秘行蹤,周圍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立馬撤離,明白嗎?

    林家安趕緊點頭。

    這紅河縣里,屠得虎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是當地的黑老大之一,有什么風吹草動的逃不過他的耳目,這次林家安帶著一幫人進駐這套出租屋內,要是不注意隱蔽行蹤的話,極有可能被發現,現在正是能不能抓住屠家五虎死穴的關鍵時候,可不能出半點差錯。

    秦書凱走后,林家安讓人把客廳里的東西全都搬空,只剩下一個沙發孤單單的躺在墻角,林家安往沙發上一坐,吩咐手下的小弟,去把光頭和長頭發都帶到客廳來。

    光頭和長發顯然對自己被抓的事實還有些不敢置信,狂妄的口氣沖著林家安叫囂道,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嗎?知道湖州十大金剛嗎?我們兄弟倆可是十大金剛里頭的老六和老七,你要是識相的話趕緊放了我們,我們兄弟倆念在你不知者不罪,還可以饒你不死。

    林家安冷笑著瞧了一眼自稱是老六和老七的金剛,忍不住嘲諷說,兩位看樣子還能拎得清輕重是吧,這樣吧,我來讓你們好好的清醒一下。

    說這話的時候,林家安一個眼神,站在老六和老七身后的小弟立馬掄起棍子朝著兩人的后背輪番重重的打了幾下。

    剎那間,剛才還趾高氣昂的兩人此刻全都只有殺豬般嚎叫的份了。

    黑吃黑的時候,打人者也是有些技巧的,對于被打的人,頭部是不能輕易給與重創的,否則的話,一旦腦袋打壞了,就成了廢人一個,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了。

    林家安手下的小弟對準了兩人的腰部位置就是一頓猛揍,這樣打起來,只要手底下稍稍掌握些分寸,也就是斷幾根骨頭的傷勢,怎么著也傷不了被打者的性命。

    見兩人已經痛的只喊饒命,林家安做了個讓小弟停止的動作。

    這一番教訓過來,老六和老七兩位金剛的態度明顯比剛才要老實多了。

    老六撐著渾身痛楚的感覺,問道,這位兄弟,咱們倆兄弟有什么對不住的地方,你盡管跟我們明說,大家都是道上的人,犯不著來這套,要是兄弟有什么需要我們十大金剛罩著的地方,我們一定盡力,只要這位兄弟今天能放咱們一馬,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林家安點頭說,好,老六和老七,你們兄弟倆要是早有這個態度,也不至于受前頭那番罪,既然你們也算是拎得清的人,底下我問你們什么,你們據實回答就是了。

    林家安示意錄影的人準備開始,然后一字一頓的問道,紅河縣委劉大江副書記前兩天意外出了車禍,是不是你們倆人干的?

    老六和老七相互對望了一眼,老六首先點頭說,不錯,這件事的確是我們做的。

    林家安有點頭,繼續問道,你們是受了誰的指使干了這事?換句話說,是誰在背后給你們付錢,雇傭你們干了這件事情?

    老六和老七又相互看了對方一眼,老七剛要開口,老六卻搶先阻止說,不能說。

    老六呵止老七后,又轉臉對林家安說,兄弟,咱們都是在道上混的人,道上

    (本章未完,請翻頁)

    講究的是什么,義氣二字,要是我們兄弟今天在這里把雇傭我們的老板底細給賣了,以后我們可就沒臉繼續在道上混了,您說是不是?

    林家安見老六還抱有幻想,沖著站在老六和老七身后的小弟說,看樣子,這兩位還想再吃點苦頭,既然他們不給咱們面子,咱們也只好不客氣了,給我繼續打。

    林家安喊打聲剛剛落地,老七的臉色都嚇白了,沖著林家安直擺手說,不要打,不要打,我說還不行嗎?

    老六見自己的兄弟顯出一副沒骨氣的模樣,氣的沖他怒吼道,你個混賬東西,咱們十大金剛的名聲全都讓你給敗壞了,你今天要是敢多說一個字,看我以后不撕爛了你的嘴巴。

    林家安見老六當著自己的面威脅老七,顯然老七被他的話給震住了,半晌也不敢再出一聲。

    林家安氣的走到老六面前,把手里明晃晃的尖刀往他眼前晃動了兩下,寒氣逼人的刀光,讓老六的渾身不由一抖。

    林家安狠狠的說道,你是存心要跟我作對是不是?

    六盡管聲音有些顫抖,卻還是堅定的語氣說,兄弟,你看錯人了,我老六若是那種背信棄義,出賣兄弟的人,我也混不到今天,要是兄弟愿意,一刀捅死我算了,干我們這行的,每天都是拎著腦袋在活,反正已經多活了這么多天了,我也算是賺了,今天死在這位兄弟手里,也算是成全了我老六的英明。

    林家安見老六一副錚錚鐵骨的模樣,心里不由怒火中燒,他把手里的尖刀扔到站在自己附近的一個小弟手里,一字一句的交代說,老六既然不給面子,咱們就好好的款待一下他,讓他見識一下咱們的厲害。

    林家安蹲下身子,伸手扳動了一下老六的下顎說,聽說過古代有種刑罰叫剮刑嗎?就是把人的肉一片片的剮下來,卻不傷筋骨,有的人據說被剮了一千多刀才會慢慢的死去,兄弟既然骨頭硬,今天咱們就來比試比試,看看你的骨頭到底能不能硬過我手里這把刀。

    老六的臉色當場變成素白色,他做夢也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家伙竟然心狠手辣到這種地步,他緊咬著自己的嘴唇狠狠的吐出兩個字,你敢!

    林家安立馬站起身來,沖著小弟說,他的嘴巴不是厲害嘛,就先把他的嘴巴給割下來。

    小弟也是頭一回干這么狠的事情,拿刀的手不由微微有些顫抖,站在一邊的林家安順手奪過小弟手里的刀,一只手抓住老六的下嘴唇,另一只手拿起尖刀,只消用力的切割一下,一片殷紅的帶血肉立馬被割了下來。

    站在老六旁邊的老七被眼前的這副慘景嚇的幾乎要暈過去,老六顯然沒想到這幫小子竟然敢真的下此狠手,疼痛感和屈辱感讓他一時之間,竟然暈厥在地。

    林家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對小弟吩咐說,把老六抬到房間里去。

    小弟聽命行事,又把老七推到林家安面前。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阳原县| 夏邑县| 肥城市| 衢州市| 玉山县| 克拉玛依市| 水富县| 彰化县| 南岸区| 富裕县| 万山特区| 喀什市| 巨鹿县| 高尔夫| 武功县| 永福县| 旺苍县| 梁山县| 西乡县| 梨树县| 托克逊县| 淮南市| 丰镇市| 信丰县| 古田县| 个旧市| 图木舒克市| 子长县| 绍兴市| 丽水市| 文登市| 新晃| 中宁县| 双柏县| 即墨市| 电白县| 凤台县| 九寨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