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0章 不厚道的同學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秦書凱不想對賈仁貴說,只不過自己在紅河縣的攤子剛剛鋪起來,想要弄足了油水再離開,這個時候,還沒有到外地當縣委書記的心思,畢竟到了外地后,一切又要重頭再來,他最近折騰的也有些累了,還指望著趁著局勢穩定,好好休整一陣子呢。

    見秦書凱的態度對自己提出的建議不是很積極,倒也不強逼,只是幫秦書凱分析說,你在紅河縣當縣長的時間再長,干出來的功績從上頭來說,還是得記在張東健的頭上,張東健不是個能干事的人,幫這種人做嫁衣,我認為沒那個必要。

    再說,最近劉大江的事情,外頭傳的沸沸揚揚,都把這筆賬算在你的頭上,為什么常委會上你跟劉大江剛剛因為查小文的事情鬧出矛盾來,劉大江就被紀委雙規了,底下人的說法很難聽,形容你們這是狗咬狗,窩里斗,不管真實情況是怎么樣的,總之對你的聲譽還是有影響的。

    秦書凱倒是沒想到這一層,他心里琢磨著,一定是賈仁貴當著季部長的面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都說了,季部長才會擔心自己的仕途發展,想要讓自己趕緊離開紅河縣的是非之地。

    秦書凱的心里感覺自己對局勢控制的還是不錯的,至于說一些空穴來風的傳聞,只要是有干部出事,都會出現一大堆,等到時間長了,自然就會風平浪靜。

    他明白賈仁貴也是一片好意,有些為難的口氣說,賈書記,你的提議雖然不錯,可你這個縣委書記一離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的位置呢?我這個時候插一腳,合適嗎?至于劉大江的事情,他也是惹了眾怒了,不僅我在背后對付他,董部長也是功不可沒,人心所向,劉大江這次也算是在劫難逃。

    賈仁貴搖頭說,你說的不對,就算董部長的確在背后也對劉大江捅了刀子,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還是會集中在你的身上,誰讓你是紅河縣的縣長呢,總是要比董部長的目標要大些,還有張東健,聽說了種種傳聞后,難免心里對你會有些成見,跟張東健的關系要是處理不當,對你這個縣長來說,做任何工作無形中都會有阻礙,你要是實在不想到我任職的縣里來當縣委書記,別處也可以考慮,總之要先讓自己進一步弄個一把手干干才行。

    秦書凱點頭說,賈書記,我明白你的意思,只要我提拔了,新的新聞點必定會取代舊的新聞點,而且外界的評論也會更加有益,說明我在劉大江的案子上是出自公心,所以才會被上級領導提拔重用。

    賈仁貴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說,秦書凱,你總算是明白了季部長的這番苦心了,他的意思是,你要是想繼續在紅河縣當縣委書記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先把張東健弄下來,可能要費些時間,到別的縣里當縣委書記,程序要簡單些。

    秦書凱點頭說,那行,我稍后會跟季部長聯系,賈書記的話,我也會記在心上的。

    從賈仁貴的家里出來后,已

    (本章未完,請翻頁)

    經半夜時分了,秦書凱真是有些累極了,盡管肚子折騰的有些餓了,恨不得再找個酒店大吃一頓,可睡意涌上來,實在是有些控制不住,于是囑咐小蔣,還是先回去睡一覺吧。

    再說,小蔣把秦書凱送回家里。

    秦書凱進入房間,洗了剛睡下,的手機鈴聲大噪起來,對手機鈴聲相當敏感的秦書凱立刻從打盹狀態中驚醒過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張曉芳的電話,這才放下心來。

    基層工作千頭萬緒,上班根本就沒有時間觀念,有時候,維穩的工作甚至要安排人二十四小時的監視一些老上訪戶,那些上訪戶中,有些的確是有冤屈的,也不排除一些專程為了想要撈點好處費,才會找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去上訪,對于這些人,以前領導的處理方式,往往是,上訪一次,領導就會拿些錢出來擺平。

    這筆錢自然還是由財政上支出,自打秦書凱上任后,這種現象立即被叫停,那幫刁民都是喂不飽的東西,手里沒錢花了,立即就擺出上訪的架勢,堂堂縣政府倒是被幾個刁民給要挾住了不成。

    秦書凱現在采取的方式就是死看硬守,沒有人給錢,這些人也要吃飯過日子,時間長了,不怕他們不自己想辦法自力更生,總是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政府財政豈不是要不停的拿錢填這個無底洞。

    只要不是工作上的電話,秦書凱就放心了不少,他心說,張曉芳不是在市里學習嘛,上次見面的時候,自己也就隨口那么一說,有什么困難可以聯系自己,這女人看樣子是當真了,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

    盡管心里有些不樂意,秦書凱還是按下了電話的接聽鍵,好在剛才小睡了一會,現在也算是有些精神頭了。

    電話接通后,立即聽到張曉芳急切的聲音,秦書凱,你快來救我,我在宏遠酒店。

    只說了這么一句話,電話立即掛斷了,秦書凱握著電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說話說半截,猛然就掛斷了,難不成真遇上了什么麻煩?可酒店里人來人往的,會有什么麻煩呢?

    秦書凱猶豫了片刻,聯系小蔣,聯系不上,只好聯系不遠處的賈仁貴,讓他的司機等著自己,有點事情,趕緊下樓,司機已經到了,去宏遠酒店,張曉芳是馮燕的朋友,就沖著這一點,他也得去看看情況再說。

    張曉芳今晚的確是遇到情況了。

    原本,今晚是張曉芳學習結束后的全班聚餐,聚餐結束后,一直糾纏張曉芳的那個男同學非要請張曉芳單獨吃夜宵,見張曉芳不同意,又拉了個同學一塊過來請張曉芳吃夜宵去。

    同學從中說話,勸張曉芳說,大家同學一場,這次分手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面,只不過是請你吃頓飯的事情,這么簡單的要求,難道老同學這點面子也不給?

    張曉芳心里琢磨著,總算是有人在場,吃

    (本章未完,請翻頁)

    飯的地點又是在大酒店,想必那男同學不敢動什么歪心思,稍稍心里一軟,也就答應了男同學的請求。

    卻沒想到,男同學今晚是有著志在必得的心思,早早的就在給張曉芳準備的紅酒中放進了藥物,而自己和另一同學喝的白酒中卻是干凈的。

    三人一邊說著笑話,一邊推杯換盞,幾杯酒下肚后,張曉芳感覺有些不對勁,自己的內心有種控制不住的欲望在慢慢的升騰,直到此時,她才懷疑對方動了手腳,大庭廣眾之下,她不好意思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來,只能盡量控制住情緒,拿出手機接著上洗手間的機會,給秦書凱撥出了求救電話。

    酒至中旬的時候,男同學見張曉芳的臉上露出紅暈,心知自己下的藥物起了效果,于是低頭附在另一同學的耳邊說了幾句什么,估計是想要請同學給他和張曉芳單獨接觸的機會,那同學臉上帶著神秘的笑意,說自己出門打個電話后,再也沒見回來。

    酒店的包間里,只剩下男同學和張曉芳兩個人,男同學的膽子大了起來,坐到張曉芳身邊說,我瞧著你這是喝醉了,要不就到樓上開個房間,你先休息一會,好嗎?

    男同學盡量不讓自己的話里露出什么猥瑣的意思來,張曉芳也是從男人堆里滾過的,哪里會不明白男人的險惡居心,她盡力控制住自己內心的感覺,盡量表現出平靜的口氣對男同學說,不用了,你低估了我的酒量,這點酒對我來說,不算什么的,一會,還是回學校吧。

    男同學看出張曉芳在盡力撐著,也不點破,只是不停的勸她多吃菜,不肯放她立即離開。

    隨著藥性越來越強,張曉芳實在等不及了,站起身來一把推開男同學擋在面前的一只手臂說,你要是再不讓我走,我可就要報警了,看在咱們同學一場的份上,我不想讓你太難堪,還請你自重。

    男同學見張曉芳的臉部越來越紅,說話的口氣也急促起來,渾身激動的時候,胸部的兩只大白兔抖動的厲害,男同學心知藥性已經發作,不管張曉芳的酒量有多大,自己下的可是烈性的藥,他看得出來,張曉芳不過是在盡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罷了,只怕再過一會,她立即會軟綿綿的躺在自己懷里,任由自己擺布。

    男同學見張曉芳兩眼已經顯出幾分迷糊來,趕緊順勢說,也好,我就送你回學校吧。

    張曉芳此時兩腿走路已經有些不利索,在男同學“貼心”的攙扶下,張曉芳踉踉蹌蹌的往酒店大門口走去。

    遠遠的,秦書凱坐在車里,就看到張曉芳在一個不認識男人的攙扶下,醉酒的模樣往外走,他趕緊吩咐司機直接把車開到酒店大門口,車一停穩,他迫不及待的下車,幾步跨到張曉芳面前問道,你這是怎么了?

    張曉芳強撐著的殘存意識總算是沒有白費,她口齒清楚的對秦書凱說,送我回去,我不要這個人送我回學校,我只相信你。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曲水县| 根河市| 潜江市| 桦甸市| 永胜县| 宿松县| 漾濞| 北京市| 正镶白旗| 巴楚县| 江油市| 灵山县| 都兰县| 新干县| 衡山县| 万年县| 辛集市| 和平区| 英山县| 洛扎县| 金溪县| 西乡县| 岐山县| 嵊泗县| 烟台市| 靖江市| 庆云县| 长丰县| 淮北市| 辉南县| 蒙阴县| 普安县| 衡阳县| 晴隆县| 四平市| 万年县| 塔河县| 泰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