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7章 自殺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那天,錢安全在辦公室一直沒有出來。

    秦書凱那天下午剛到辦公室,就接到的電話,說錢安全在辦公室不知道出現什么情況,送到醫院現在已經不行了,醫院宣布死亡。

    秦書凱很是吃驚,這個錢安全本來聽程浩文匯報有很大問題,現在竟然這樣,看來這個人只能不再繼續追究了,畢竟死者為大,死者都已經入土為安了,還折騰那些事情干什么呢?

    秦書凱于是吩咐說,你暫時處理好那邊的一切,隨后程浩文會出面處理此事情的。

    當在醫院處理錢安全相關事情的時候,程浩文很快就趕到了,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錢安全的老婆,普安市熱電公司總經理史全霞,也是有名的女強人,史全霞眼睛都哭紅了,不過她從來到醫院就鎮定了下來,和在場的紀委領導見過面之后,史全霞就由紀委的辦公室主任同去見見丈夫的遺容。

    程浩文沒跟著過去,他和劉春花一起來到了一個房間,這是醫院最豪華的套房,平時都是接待市領導用的,里面裝修的相當奢華,連家具都是全套紅木的。

    程浩文和劉春花在紅木沙發上坐了,程浩文道:“小劉,辛苦你了。”

    劉春花道:“沒啥好辛苦的,身為浦和的一員,出了事情我當然出面,不過這個事情發生真的是很蹊蹺。”

    程浩文點了點頭道:“中午沒休息好吧。”

    劉春花知道程浩文此話的意思,那就是此事和自己無關了,打了個哈欠道:“程主任來了就好,這件事由您處理,我可以落得清閑了。”

    程浩文笑道:“其實有你在,我根本都不需要來,你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劉春花道:“我的能力都是領導培養的,再說我沒啥工作能力,整天捅簍子,給領導們添了不少的麻煩。”

    程浩文道:“紀委的成績那是有目共睹的,你放心,你的功績不會被輕易抹煞掉的。”

    程浩文送出門的時候,低聲道:“錢安全剛剛被查出經濟上有問題,紀委正準備雙規他,可還沒有來及對他采取措施,他就自殺了。”

    劉春花一直忙著,沒思考這個事情,此刻微微一怔,停下腳步,詫異的看著:“你是說,他是畏罪自殺?”

    程浩文點了點頭。

    劉春花道:“紀委內部有人泄密?”劉春話立即從程浩文的這句話中馬上捕捉到關鍵之處。

    程浩文嘆了口氣道:“蔣曲瑞做書記的時候腐敗雖然落馬了,可是還有很多腐敗分子并沒有被挖出來,我們的內部還有一些人有問題。”

    劉春花有些奇怪程浩文為什么要對她說這些,難道他是想要自己繼續查。

    程浩文道:“這件事不要對外面說,醫院領導匯報說是自殺的時候,區里不想事情鬧大,錢安全腐敗事情暫時壓下來,以后再做處理。如果警方介入太多反而不好,你明白的,秦書記一直跟我們強調,咱們浦和區現在實在是禁不起折騰了。”

    劉春花忽然明白了,程浩文之所以告訴自己這個內幕,錢安全的死如果

    (本章未完,請翻頁)

    驚動警方,警方的介入調查,很有可能查出錢安全貪污的事情,而浦和方面不想這件事暴露,想要內部消化解決,不想在社會上,尤其是浦和區造成不好的影響。

    劉春花既然不參與這個事情,那么就準備和下面的人到園區那邊去考察,第二天劉春花剛準備出面,卻接到了秦書凱的電話,秦書凱道:“,錢安全的事情你得去解決一下,程浩文突發疾病,闌尾炎住院,明天就得開刀。”

    劉春花覺著這件事非常的蹊蹺,上午離開的時候看到程浩文還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間就生病了?本來以為程浩文來了之后,就能把那攤事全都交給他,自己落得個輕松,可沒想到只輕松了一個下午,事情兜了一圈又落在了自己的頭上,叫苦不迭道:

    “秦書記,上午我還看到程浩文書記生龍活虎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秦書凱道:“醫院明天就得給他開刀,急性闌尾炎,,我知道這件事讓你有些為難,可是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如果處理不好,會影響到我們浦和區委的形象,所以這件事必須要嚴肅處理。”

    劉春花再次來到軟環境監督辦公室的時候,馬上明白真正做到把影響壓住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剛剛走進大門就聽到了女人的哭聲,軟環境監督辦公室的大門前擺了兩個花圈,從挽聯上的字一看就知道是錢安全的老婆史全霞弄來的。

    劉春花皺了皺眉頭,剛巧看到軟環境監督室副主任王毅從辦公樓里面出來,她叫住王毅,指著花圈道:“怎么回事兒?軟環境監督辦公室怎么改成靈堂了?”

    王毅愁眉苦臉的走了過來,壓低聲音道:“還不是錢安全的老婆,史全霞去見完她老公最后一面,回來之后就鬧上了,她說她老公不是自殺,是因為上次被李成香打的后遺癥,非得要區給她一個交代,這不,程浩文被她給氣病了,明天就得開刀。”

    劉春花道:“這邊沒人管了?都快改成靈堂了!”

    王毅道:“劉書記,我是沒辦法,史全霞那個人不講理,我想勸她,要么她罵人,要么她不理我,人家剛死了老公,精神上好像受了刺激,我也不好說什么。她在門口把花圈這么一擺,誰都不敢動。”

    劉春花道:“走,咱們去看看!”

    史全霞坐在錢安全的辦公室里,一雙眼睛呆呆看著丈夫的照片,眼中已經沒有淚了,不過哭得又紅又腫,本來過來了幾個人勸她,可史全霞不講道理,把他們都給罵走了。

    劉春花敲了敲房門,走了進去。

    史全霞看都不向她看上一眼。

    劉春花在史全霞的對面坐下:“史經理,節哀順變!”

    史全霞道:“謝謝關心,我挺得住!”

    劉春花道:“警方的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是自殺!”

    史全霞道:“我男人是什么樣我清楚,他樂觀的很,不會自殺,不會把我們娘兒倆撇下。”

    劉春花道:“你們是夫妻,當然沒有人比你更了解錢書記。”

    史全霞很敏感,目光向看了一眼道:“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請翻頁)

    劉春花道:“史經理,你也是國家干部啊,在軟環境監督辦公室大門口擺花圈,是不是不太好啊。”

    史全霞道:“沒什么不好的,我男人死了,我擺花圈懷念一下不行嗎?礙著你的眼了?”

    劉春花道:“我也沒說不讓你擺,可咱們能不能這樣,我們在軟環境監督辦公室里面專門收拾一個房間給錢書記當靈堂,您想緬懷他,就在房間里,大家吊唁錢書記也可以到這里來,你看怎么樣?”

    “不行!我丈夫是軟環境監督辦公室主任,他死后沒什么見不得人的,我就要把花圈擺在軟環境監督辦公門口。”

    劉春花道:“你打算擺到什么時候啊?”

    史全霞道:“什么時候把殺人兇手找出來,我什么時候把花圈撤掉。”

    劉春花道:“史經理,我都跟你說了,警方和醫院都證明,是自殺。”

    史全霞紅著眼睛瞪著道:“你放屁,我丈夫不會自殺,他活得好好的,為什么要自殺?”

    劉春花被罵了一句,不過沒生氣,還是耐著性子道:“史經理,我知道你心里難過,可是你也是國家干部,也要顧全大局,不能給國家添麻煩是不是?”

    史全霞道:“我給誰添麻煩了?我丈夫死了,我要求把兇手找出來有錯嗎?”

    劉春花道:“他是自殺啊!”

    史全霞道:“人死了,你們怎么說都行,我不跟你說,我跟領導說,讓程浩文來見我。”

    劉春花道:“程浩文主任生病住院了。”

    史全霞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打算,你們害怕我丈夫的死被宣揚出去,你們害怕真相被暴露出去,所以你們不想讓我說話,甚至不敢見我,我丈夫就是你們害死的,那李成香什么膽子,敢打我的老公。”

    劉春花有些明白了,這個史全霞不好纏,她了解自己的丈夫,錢安全貪污的事情她了解嗎?差點把這句話問了出來,可是想了一下,史全霞剛死了男人的確可憐,自己如果再提起這件事,是不是有失厚道,她嘆了口氣道:

    “史經理,節哀順變,那花圈真不能擺在軟環境監督辦公室大門口,您別讓我們難做。”

    史全霞咬牙切齒道:“好,你不讓我擺花圈是不是?我這就把花圈擺到普安市政府門口,市里的干部躲著不見我,我就去省里要說法,省里不給我說法,我就去中央要說法。”

    劉春花看出史全霞真的橫下心要鬧事,心中也有些犯嘀咕,難道這女人真的不知道她男人貪污受賄的事情?

    此時轄區公安局又來人調查情況。

    劉春花起身出去了,王毅也不敢留在這兒,跟著一起走。

    這次來的兩名警員,道:“錢安全的妻子去過我們分局,她口口聲聲說丈夫死于他殺。”他把尸檢證明遞給了:“我們鑒證科的專家對死者的尸體進行了仔細檢查,確信他是服毒自殺,在他死去的現場我們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疑點,我可以負責的說錢安全肯定是自殺。”

    劉春花道:“謝謝,你們辛苦了。”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茌平县| 贡觉县| 钟山县| 淮北市| 麻江县| 进贤县| 儋州市| 扶沟县| 张北县| 横山县| 敖汉旗| 姜堰市| 红原县| 平舆县| 高青县| 隆子县| 台北县| 肥西县| 苍梧县| 怀仁县| 浦东新区| 安岳县| 康马县| 宜兴市| 青海省| 开封市| 庄河市| 开远市| 永春县| 绥芬河市| 彰化县| 全椒县| 扎兰屯市| 荣昌县| 潢川县| 集安市| 时尚|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