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走險

作者:金一新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最新章節!

    顧哲明的妻子掙扎著還想要往前跑。顧哲明見她盡全力掙扎著,力道也是非常之大,于是只好騙她說,兒子剛才從你身邊跑回去了,估計現在已經是到家了吧。

    妻子一聽這話,果然神情大喜,立即拉著顧哲明的手,一路小跑回家,打開門后,顧哲明把妻子推進屋,趁著她滿屋尋兒子的時間,趕緊把大門反鎖,又把鑰匙藏好。

    妻子在屋里找了半天,并沒有見到兒子,不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她大罵著顧哲明好端端的竟然欺騙他。顧哲明見到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妻子,心一橫,竟然在腦袋里出現一個可怕的主意。

    顧哲明靈機一閃,決定綁架胡莉莉,既然已經確定胡莉莉是秦書凱的秦人,那么至少胡莉莉對秦書凱的很多事情應該是知情的,即便是從胡莉莉的嘴里套不出兒子的下落來,也能得知其他有關秦書凱曾經做出不法事情的線索,另外,只要有胡莉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還怕秦書凱不乖乖的就范,如果兒子在他手里,敢不把把自己的兒子交出來嗎,只要兒子還活著,他秦書凱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幫自己把兒子給找出來。

    顧哲明打定主意后,一下子變的忙碌起來。盡管昨晚,為了哄好妻子,顧哲明幾乎是一晚未眠,但是第二天一大早,他還是精神抖擻的出門了,開始操作相關事宜。

    三天后的一大早,秦書凱剛到單位辦公室坐下,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卻突然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短信,短信內容很簡單,就一句話:胡莉莉在我手里,若想見人,交出顧云昌。

    秦書凱看到短信后,第一反應是立即讓王子成拿著鑰匙到胡莉莉的住處去看一看,順便打電話到胡莉莉的單位,問問她有沒有上班,并撥打胡莉莉的手機號,看看是否有人接聽。

    王子成聽了秦書凱的幾個吩咐后,心里意識到情況不妙,趕緊先撥打了胡莉莉的電話,手機一直暢通著,卻一直無人接聽。王子成又飛快的駕車來到胡莉莉的住處,開門一看,一下子竟然傻了眼,房間里狼藉一片,胡莉莉的手機被扔在地上,隨著王子成的呼叫發出一陣陣悅耳的彩鈴聲。

    王子成站在胡麗麗住處的客廳里,打了個電話給胡莉莉單位的一個同事,問胡莉莉今天上班沒有,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說胡莉莉也沒有請假,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王子成的心一下子像是掉進了冰窖里,他跟在秦書凱的身后也算是經歷過不少大小事,可是像今天這樣的情況,他卻是頭一次遇到,他有些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哆嗦著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給秦書凱,向他匯報了一下當前的情況,那就是胡莉莉不見了,班上也沒有,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兒?

    秦書凱接到電話后,也大吃一驚,他沒想到,胡莉莉竟然會再次成為某些別有用心人的目標,胡莉莉一向為人謹慎,待人也算是比較

    (本章未完,請翻頁)

    誠懇,在單位里也沒聽說結下什么仇人,這件事十有八九還是跟上次的事情一樣,受了自己的拖累。

    秦書凱努力的告誡自己,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自己必須保持住絕對的冷靜,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到時候不僅救不出胡莉莉,說不定還會把自己也搭進去,眼下,動手的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說不定對手此時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的動靜,只要自己這里稍稍有些差池,只怕胡莉莉性命不保。

    秦書凱本想報警,一想到普水縣警力現狀,他不由有些心寒,再說,這件事如果報到了公安部門,事情就公開化了,說到底自己跟胡莉莉之間的關系總是有些見不得光的,因此報警必定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眼下最好的辦法,還是要從黑道走,不僅行事方便,辦事的速度也快些。秦書凱打定主意,立即打了個電話給周德東,告訴他出事了。周德東和秦書凱是一條船上的人。

    周德東聽說情況后,立即要過來面談,秦書凱卻交代說,周德東,眼下宜靜不宜動,自己一會兒會讓王子成多拿幾張胡莉莉的照片過去,只要周德東按照這張照片找道上的兄弟,盡快找到照片上的女人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以后見面再說。

    周德東見秦書凱如此慎重,心知茲事體大,猶豫了片刻,沒有堅持要過來面談這件事,表示一拿到照片,自己會立即開始加派人手調查此事,一定會盡快找到胡莉莉。

    此時,周德東的一些黑道朋友的巨啊大作用立即顯現出來,幾個小時后,有消息傳來,在普水縣東門的一幫小混混里頭,有個叫青頭的混混前兩天接下了一單綁人的買賣,這買賣中被綁的年輕姑娘跟照片上的胡莉莉長的極為相似。

    秦書凱聽到周德東的話后,立即讓王子成不要開車,直接打車去到東門,跟周德東道上的朋友聯系后,一起爬上周德東朋友的車,到了東門的一個破舊的收廢品站。

    站在廢品站的倉庫,王子成得以見到胡莉莉本人,王子成一看胡莉莉身上還穿著睡衣,被捆的像個麻花一樣扔在一個小黑屋里頭,嘴里也被塞上了破布,眼淚差點當場掉下來。

    那個所謂的青頭,也就是綁架葫蘆里的人,問王子成和周德東的朋友,這姑娘是不是老大要找的人?

    王子成點點頭,而周德東的那個朋友說,錯不了,你做的好事,要是這個姑娘出了什么問題,你這個狗日的,也不要混了,老大把你的頭給弄下來。

    王子成輕輕的對胡莉莉說,不要怕,表哥幫你把繩子解開,你別害怕。我是來救你的。

    胡莉莉睜著一雙驚恐不已的大眼睛,微微的點頭,王子成把胡莉莉嘴里的破布一拿開,胡莉莉控制不住的一頭撲進王子成的懷里,失聲痛哭起來。

    而那個青頭聽到和王子成同來的那個人的話,早已嚇的有些渾身哆嗦,他

    (本章未完,請翻頁)

    沒想到自己這單生意竟然不小心觸碰到老大的朋友,這讓他一時有些緊張起來。

    青頭小心翼翼的對王子成說這好話,兄弟,我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不認識真神,所以才會不小心著了別人的道,得罪了姑娘,還請兄弟到老大面前替兄弟美言幾句,兄弟的確是無心之過。

    王子成不想跟這個人羅嗦,準備帶著胡莉莉回去,卻又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轉過身問青頭,朋友,有事情要問問,否則,不弄個清楚,到時候這件事我們也不會放過你,就是這單生意,買家長的模樣,你還記得嗎?

    青頭趕緊說,兄弟,我們這一行都是拿人錢財,為人消災,不會仔細的觀察一個人,不夠買家說好了,綁架這位姑娘之前,給一半的訂金,綁架成功后,還有一半的錢到時候交人的時候付出,時間就定在今晚的八點,要是兄弟想要知道買家到底是誰的話,到時候,跟去看看就清楚了。

    王子成聽了這句話,認為也是一個認識這個綁架人的好機會,一看離晚上八點也就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了,于是點頭說,行,你告訴我地址,我一會也跟去看看,不會打擾你和別人的談話的。

    因為胡莉莉的情緒還處于緊張狀態,王子成不放心把她一個人給周德東的人帶回去,于是打電話給秦書凱,得到還一天的同意后,讓和自己一起來的人,直接把胡莉莉交給周德東的老秦人何潔照顧著,然后悄悄的按照青頭說好的見面地址,趕了過去。

    王子成始終認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了解這個綁架的人到底是誰,才能把這個人對付的沒有還手之力,一勞永逸,否則,敵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永遠是消極的等待。

    還是,那就是跟著秦書凱這長時間的王子成知道,秦書凱作為想干事的干部,很多時候不可能不得罪人,那么那些被得罪的人,就會在背后找一切的機會去貶低或者報復。

    如犯罪嫌疑人閻一健,在廣州市越秀區三元里大道山西大廈工作期間,因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等原因,而對山西駐廣州辦事處副主任田某生、接待處副處長龐某全產生積怨。2009年5月,閻一健因提取公積金蓋章問題,認為龐某全故意刁難而對其進行毆打。單位為此要求閻一健寫書面檢查,但遭其拒絕。此后,單位對閻一健做出停職檢查,其間扣發效益工資的處理決定,導致其懷恨在心,遂產生殺人念頭, 2009年7月24日下午4時30分許,閻一健將兩把尖刀放在黃色手提袋內,攜帶進被害人田某生的辦公室,以交書面檢查為名,趁田某生不備之機,持刀捅刺其兇部,致其當場死亡。

    這些事例,都是活生生的,王子成就要弄清楚這件事情背后的真實原因。晚上整八點,普水縣城此時早已華燈初上,處處一片燈火輝煌,在青頭說的夢里水鄉咖啡廳里,青頭正在等著買家的到來。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豪模式的彩票平台 潢川县| 兴义市| 沂水县| 宜川县| 青龙| 林口县| 嵊泗县| 富民县| 陆良县| 寻乌县| 贡山| 东方市| 获嘉县| 尼木县| 高州市| 溆浦县| 天津市| 射阳县| 敦煌市| 前郭尔| 增城市| 股票| 海丰县| 延吉市| 江山市| 斗六市| 资兴市| 原阳县| 洪湖市| 伽师县| 石河子市| 湖南省| 建水县| 调兵山市| 双城市| 吴堡县| 富宁县| 吴江市|